岸之岸----直视负债者生活之三|BEJK

 

本文原标题:岸之岸----直视负债者生活之三

本网今日讯 朱文突然感到十分不舍,他很想回家,抱住那个现在依旧伫立在窗前眺望着远方的身影,告诉她自己的懊悔和无奈。可是现在,他只能远远地在心里跟她再次道别,因为他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那个失踪的金老板,也不知道那笔5000万的贷款,除了自己的2000万打了水漂之外,银行那3000万如果追不回来,自己会承担怎样的责任。他现在只知道,要想像以前那样安逸地生活,那么就必须尽快找到那个该死的金老板。对于金老板可能藏匿的地方,他现在必须做出比较准确的判断。蹲在地上半刻,朱文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了,是一个在公安部门的朋友。  没有往日的客套话,朱文直接说出自己的请求“帮我想一下,金文家具店的金老板大概会到哪儿去?”  电话那头的人一头雾水“金老板,你问他干嘛?他去哪儿似乎与你朱经理毫不相干呀。”  “甭废话,你只要用你的专业知识告诉我,他可能出现的地方就可以了。别的以后再说。”  “金老板是江西人,他回江西的可能性不大。现在家具市场还比较火热的是广西的东兴那边,因为那儿与越南交界,趟着河就可以过境。如果他还有意在家具市场上混,那么那个地方也许是他的选择之一。”  “谢了,兄弟。”朱文吧嗒一声合上手机,提起行李朝着汽车站的方向而去。快巴或者的士是他离开深圳最好的交通工具。因为火车票、飞机票都有可能暴露自己的去向。  9月2日 边境小镇东兴  傍晚的余晖映照着东兴与越南之间相隔的小河,河岸两边,来往的小船上的人亲热地打着招呼,丝毫看不出两个国家的民族界限。  朱文无暇顾及眼前的热闹,他的目光在人群里搜寻,渴望在喧闹的人群中找到那熟悉的身影。太阳收起它最后一丝光辉,三三两两的人群从朱文身边越过,此刻的朱文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种热切,他来到东兴已经两天了,这两天他走遍了东兴的每一条小巷,没看到一个家具店或者一个旅馆,他都掏出自己的手机,指着手机里金老板的相片问问,可否见过这样的人?然后得到的都是没见过。  夜色笼罩下的东兴街慢慢安静下来了,朱文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回走,他感觉自己的双腿似乎灌了铅似的,怎样抬也抬不起。在街边的花圃边,他停下来,弯下腰捶了捶发麻的脚,小腿上的肌肉从昨天就开始酸痛,现在一捏,那种疼扯得他倒抽了一口气。  “唉,他妈的,等那天我找到那个龟孙子,一定好好伺候伺候他。”朱文咬牙切齿地说。  “老板,去哪儿,来来,送你回去。”一各开着电动车的中年人停下了,热情地问。“如果不远的,您就给个十元八元的就行了。”  听到路人的招呼,朱文刚想开口把自己住的地方说出来,可是一听后面那句十元八元的华,他赶紧摇摇头说“谢谢啊,不用了,我就在前边住着。再走几步就到了。”  半小时之后,饥肠辘辘的朱文回到自己住的小旅社,他住的是5楼的509房间,楼下经营快餐。他找了个紧靠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老板,来份黄鸡焖饭,一碗紫菜汤。”  “好咧,客官,稍等片刻,马上就来。”快餐店的小哥拉长嗓音。  朱文把脚轻轻抬起,揉 了揉,脚筋抽动了一下,“哎呀”他不由哼出声。  "兄弟,你啥了?”  朱文的声音把临近桌子上的客人惊动了,那人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的,可是脸上的皱纹仿佛用刀刻下似的,深深地烙印在他的额头和眼角。  “没啥,就是有些累了,脚抽筋了。”朱文强装出笑脸。

[ 编辑:admin ]

  • 移动版

  • 数字报

  • 精品汇

  • 相亲会

  • 新浪官博

  • 腾讯官博

  • 晚报微信

  • 晚报微视
蚌埠门户网简介  |  公司简介  |  报纸广告  |  网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晚报发行
蚌埠门户网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1111111111号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 
地址: 楼  晚报电话:2222222222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网证 字33333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