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曝山西大金禾煤矿生财有道,骗押金、施工比开采更挣钱?大金|万元

 山西大金禾煤矿生财有道,骗押金、施工比开采更挣钱“骗子无处不在,老的骗怕了,小的长大了。”一个大型集团,生财有道,利用一个资源丰富的富矿,自己不施工开采,却广招第三方承包施工开采,不但收取高额押金,还收受礼金。高层利用‘拖’字诀,以没钱拖欠工程款及工人工资,直至‘拖’死承包方,再以没钱为由,给承包方介绍高利贷,让承包方贷款解决工人工资问题。这样一步步把承包方‘套死’、‘套牢’后,没钱了就再换下一家。短短几年时间,拖垮几十家承包方,这样骗押金及施工一举两得,比自己开采更挣钱!江苏徐州佀传有反映:“位于山西省平陆县三门镇徐滹沱村的大金禾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金禾),是山西普大煤业集团有限公司及普大矿业有限公司下属公司。大金禾煤业利用丰富的煤炭资源大肆行骗,广招施工方承包矿道施工及开采,并收取高额的风险抵押金及活动礼金。进驻后以没钱支付施工款为由,‘拖’死承包施工开采方,再换下一家。我就是被骗的其中一家。”江苏徐州佀传有在大金禾煤矿被骗的经过2015年6月8日,我项目部成员4人进入大金禾公司商谈工程事宜,经过双方友善沟通基本上形成了合同文本,18日我已回公司(江苏徐州),26日开始和大金禾公司指定的曹春龙账户打款,至7月11日将款210万押金打完,经与对方马孟和书记核实,证明大金禾公司已收到210万分别从农行、建行、工行打出,账号是大金禾公司书记马孟通过手机向燕银元和佀传友提供的。12日我项目部成员及部分员工进入大金禾矿业公司筹备开工,因上任工队未离场,涉及大金禾公司对该队工程款,材料设备没有给该单位明确的落实,对方是不允许我方人员进入大金禾煤业进行施工的。我方人员一直在平陆县城宾馆待命。一直待到9月1日,其58天时间共发生了(住宿费26000元,支付工资54000元,伙食费15660元,交通费3700元,合计费用99360元)。在大金禾公司与上任工队商谈无望的情况下我们在9月1日我们把队伍全部带到了矿上,找到了几间矿上附近老百姓废弃的窑洞收拾好,暂时将人员安排到里面居住,相应的把生活上一些辅助设施,食堂、澡堂临时搭起,直到9月底,大金禾公司包括我们仍未和前任队伍达成协议,井下工作扔不能进入工作面生产,只能在地面和主运巷进行清理和修复工作,期间给工人开资平均为130元×70人×30天=273000元,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进入10月大金禾公司强制要求我项目部必须接受原上任工队所遗留下的设备,材料等物品,不然就全面停止我单位的作业,因此我们背上了68万元的设备、房屋、材料款的债务。双方签字后大金禾公司答应向我们提供炸药、雷管,十月假期后,放假期间,根据大金禾时任矿长马永军的安排,井下巷道用风镐掘进,到结算时给予一定的补偿,我们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每人每天补偿80元,合计共80元×70人×21天=117600元。直到10月22日炸药送到矿上,但炸药供应扔不正常。到11月14日~11月21日期间又没有炸药,11月22日又开始供应炸药,到12月18日又停止发放炸药,原因是矿井整改的日期到了,施工到12月25日将炸药用完。我单位不得不又再次停工。至此我们才清楚该矿是政府批准的整改在建矿井,每年都需要上报部门批准才能施工,每个工队在此施工都没办法正常开展工作。期间曾有工人了解到此情况,坚决不干,闹工资,把工资结清后就走。工人停到2016年2月6日离矿,期间把到大金禾公司闹过工资,大金禾公司几经反复,时任书记马孟和我谈说公司没钱,要不用你的押金收据去贷款,春节暂时先把工人打发了再说。我们考虑工人要过年,就同意了。给我们借了20万元,利息相当高,为了让工人尽快回家,我们也咬牙同意了。谈到押金,实际只给我们开了140万元的收据,另有70万元未给开收据,所以我们一直认为该押金单是借钱所用期。我们也多次索要押金单据,马孟和书记始终说由他来给我们办理。直到后期,前任董事长杨元森离任,在杨的办公室内,杨安排马处理好此事,因未向公司财务挂账,把70万元直接给我就行了,我们也同意了,只要把钱如数给我们就行。其实是一直拖我们,各种理由,至今未拿到该押金。春节前共停工50天×50人×80=200000元。2016年2月下旬,春节后项目部管理人员到场,具体与大金禾公司协商复工之事,大金禾公司提出了一个无理要求,要我的项目部再交300-500万元保证金才能施工。双方一直拖到了7月上旬。期间大金禾公司安排6-7支施工队入井看现场,把我们替下来,始终没有成功。后来通过朋友找到了一个施工队,在我们的协助下该施工队以50万元押金作为担保,进入井下施工,双方重新签了合同,但是干了两个多月也停产了。出了安全事故的原因,大金禾公司也是有意为之。后来,大金禾公司双方与我们商谈重新启动井下工程施工。在我们商谈基本完成时,说定第二天签订掘进、采煤合同。第二天我们去大金禾公司时后,又不签了,又找到了一家施工队谈。当时我们提出,既无诚意让我们做,就给我们结算走人,期间从2月-7月,我项目部共支付人员工资费用7人×3000×5月=105000元。接下来的情况就是算账,我们上报预算175万元,直接压价,根本不执行合同,反反复复,最后达成打包处理。几年下来耗时耗力,每次大金禾都以没钱为由拒付所有费用,包括当时用我们的押金去处理谢立文的工人工资,让我们帮下忙,把工人们打发走。当时是集团公司以未挂账为由,拒接支付资金,正好是我们有押金挂在财务。这些我们给予了支持,说好的钱一到账就划给我们,至今没解决。关于材料设备问题的说明双方分别于2017年2月22日、2月25日,4月8日召开了协调会,明确了双方的职责,材料、设备由机电部询价,双方同意后到财务挂账。2017年10月份,双反最终确定材料款为799005.7元,我们交财务挂账,至于没挂,大金禾至今也没有一个解释。资金数押金:210万元(收据2张,票号0923151,时间:2015年6月29日,票号0923151,时间:2015年6月15日,名字:交款单位佀传友,收款单位经办人:曹春龙,面额:130万元、10万元。)工程款:130万元(含20万押金)材料设备款:799005.7元补偿误工费用791960元合计:4990965.7万元近500万元至今不予解决,佀传有只是被骗的其中一家,在佀传有前后所知道的湖北十堰的杜春喜,在2014年4月份也是上交大金禾煤业200万押金,5个月施工开采款共计501万元,其他时间都是闲置和讨要债务,直到2015年2月份给了150万,以后每年到年底了就会给个3万或5万,剩余的工程款和押金在2019年1月份,大金禾煤业用两台机器给我顶账,因上告无门、战线太长、费心、费时、费钱,实在没办法,杜春喜只好妥协。福建的何昌夏,2013年10月份,交押金27万,何昌夏共投工程款500多万。当时。大金禾煤业经理杨源森要20万元送礼,给他的是现金。我在大金禾煤业共亏损500多万。这是何昌夏给大金禾煤业经理杨源森送现金的照片山东济宁的刘成义,2014年9月份,通过朋友介绍,进驻大金禾煤业,当时交了70万元押金,我在大金禾煤业垫付的材料款、工伤费用、押金等共计200多万元。3年多的时间大金禾煤业只给付我22万元,还不够我这三年要账的差旅费。更可恨的是大金禾煤业骗我垫付的50多名农民工工资507441万元至今未给。知道被骗后,我就无数次的反映,当地政府、大金禾煤业及普大煤业集团根本不管,让人绝望。等等,还有很多被山西大金禾煤业骗的人和公司。山西大金禾煤业就是利用资源骗承包方交押金,在用没钱为由,使用拖字诀,拖死一家家承包方,每一个承包方都是怀揣梦想而来投资,被大金禾煤业骗的负债累累而走,这样的企业不但影响山西省的招商引资,还为山西的发展拖后腿。望山西省人民政府领导重视,为山西扫除负面影响,还被大金禾煤业骗了的人一个公道。

[ 编辑:admin ]

  • 移动版

  • 数字报

  • 精品汇

  • 相亲会

  • 新浪官博

  • 腾讯官博

  • 晚报微信

  • 晚报微视
蚌埠门户网简介  |  公司简介  |  报纸广告  |  网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晚报发行
蚌埠门户网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1111111111号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 
地址: 楼  晚报电话:2222222222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网证 字33333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