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百年误解之“爬灰”非秦可卿与公公贾珍,实秦氏与宝玉谣言|HWQU

 

本文原标题:红楼梦百年误解之“爬灰”非秦可卿与公公贾珍,实秦氏与宝玉谣言

本网今日讯 摘要:笔者通过对文本的分析,得出了秦可卿并没有与其公公贾珍通奸,所谓爬灰一说实乃与宝玉之间的谣传。  红楼梦可谓是古今中外所有小说集大成者,其可排世界名著之首,而《红楼梦》,到底向读者传达怎样的讯息,现今红学界争论不一,各种解说都有,正如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般,一千个读者会看出一千种《红楼梦》。  要读懂《红楼梦》,首先是要读懂秦可卿,要读懂秦可卿就要首先了解秦可卿的性格。  那么秦可卿到底什么性格?  书中第八回文末在介绍秦家的时候,对秦可秦有如此描述:生得形容袅娜,性格风流。况又有甲戌侧批:四字便有隐意。便成了秦可卿与贾珍通奸的有力证据。如今解法大多以轻浮放荡,也就是下流来解性格风流,果真如此吗?  从作者对秦可卿的人物设定来看,她是警幻仙姑的妹妹,掌管人间钟情的首座,管的是风情月债。既然她是一位仙姑,在作者如此爱惜女子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把秦可卿写成一个愿意与公公偷情的淫荡之人。  若果真如此,那么就违背了作者为女子传文立说之初衷也,我们试想一下,警幻仙姑之妹,掌管人间风情月债的首坐,却是和公公乱伦的淫荡之人,那么其他女子之德行就可想而知了。如此作者就不是为他所不如的女子立传,而是在羞辱闺中女子。所以秦氏与公公通奸肯定不是曹公要表达之意,也就是说秦氏并不是下流之人,也不存在和贾珍通奸一事。  但是秦氏房中的摆设,却是一个下流人应有之物。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甲侧:设譬调侃耳,若真以为然,则又被作者瞒过。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阳]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辰夹:摆设就合着他的意。  对于秦氏房中所摆放之物,笔者就不一一解释了,这里面我们要看甲戌本脂批,设譬调侃耳,若真以为然,则又被作者瞒过。脂批写的很明白,作者所写是在调侃,作者肯定不可能调侃秦氏,除了秦氏之外调侃之人便是宝玉了,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作者为宝玉准备的,并不是为秦氏准备的。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才能达到为宝玉引梦的作用。所以在看这一段文字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要代入进秦氏的人品,不然就如批书者所言,被作者瞒过。作者在行文中一直在为贾宝玉作隐。  秦可卿也正是因为不拘礼节,所以便有了留宝玉在其闺房歇息一事。当秦氏把宝玉引到充满诗书气息的房中,宝玉很不满意,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秦氏不得不把宝玉引到了自己的卧室。所以我们不能通过此处推测秦氏就是一淫荡之人。  那么秦氏的“性格风流作何解?  书中第三回林黛玉进贾府时的描写:  众人见黛玉年貌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风流态度,便知他有不足之症。  此处用了“风流”二字。  第五回晴雯的判词:  风流灵巧招人怨。  亦是“风流”二字  再有第五回贾宝玉在太虚幻境中,对秦可卿有如下描写:  有一位女子在内,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  还是把黛玉的“风流”来与秦可卿比。  第九回贾宝玉初见秦钟时作者之语:  说着,果然出去带进一个小后生来,较宝玉略瘦巧些,清眉秀目,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似在宝玉之上,只是怯怯羞羞,有女儿之态,腼腆含糊的向凤姐作揖问好。  此处作者是用宝玉的眼光来写秦钟出场的神态与外貌,用了“举止风流”。  文中还有很多用“风流”二字的,笔者就不赘举。  由这些例子可以看出,作者形容秦可卿性格风流并不是我们现在常用的下流、淫荡之意。而是指有才学而不拘礼法。  只要读懂晴雯,这句话意思就出来了,晴雯具体性格笔者会在晴雯那一章节分析,此处便不多说,总的来说晴雯生得妖媚,但是不拘礼节,招来杀生之祸,被嫁祸之罪却是勾引宝玉,实者清清白白,从而便有了她在要死的时候与宝玉互换衣裳一节,如此便知秦氏风流并不是下流。  一切以原文为重,我们看原文怎么具体描写秦氏。第五回:  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秦氏听了笑道:“这里还不好,可往那里去呢?不然往我屋里去吧。”宝玉点头微笑。有一个嬷嬷说道:“那里有个叔叔往侄儿的房里睡觉的礼?”秦氏笑道:“嗳哟哟!不怕他恼。他能多大了,就忌讳这些个!上月你没看见我那个兄弟来了,虽然和宝叔同年,两个人若站在一处,只怕那一个还高些呢。”  对于秦可卿引宝玉到自己的闺房逾越礼法秦氏是知道的,就是这样的事放在我们现代都还有点不大合规,何况在古代那样的世家大族之家中。秦氏当然明白这样做有些不妥。而且作者还有意安排一个嬷嬷点出这种不妥来,便知作者的用意之深了。  那么既然秦氏知道这样有礼法,她执意要宝玉去自己卧房,这样难道就证明秦氏是一个淫荡不守妇道之人吗?  此处体现的就是秦氏的性格——有才华而不拘于礼法,也就是因为自己清白,对这样的事就不会顾忌,就像秦氏自己的解释一样。  嗳哟哟!不怕他恼。他能多大了,就忌讳这些个!上月你没看见我那个兄弟来了,虽然和宝叔同年,两个人若站在一处,只怕那一个还高些呢。”  秦氏是真心实意的把宝玉当小孩子看待,对于小孩子他能懂什么?当然从后文看,秦氏还是有点小看宝玉了。宝玉不仅懂,而且懂得可多了。  但是秦氏这一留便不得了,我们看宝玉在秦氏床上干啥了?暂且不管宝玉梦中在仙界太虚幻境这一节,只看人世发生这一节。  宝玉在秦氏的床上梦遗了,而且还在梦遗的过程中叫“可卿救我!可卿救我!”的话语。在宝玉睡的时候,房中共留有袭人、媚人、晴雯、麝月四个丫鬟在侧伺候。我们看宝玉叫“可卿救我”后所发生的状况:  第五回回末:  ……慌得袭人、媚人等上来扶起,拉手说:“宝玉别怕,我们在这里!”  第六回回首:  彼时宝玉迷迷惑惑,若有所失。众人忙端上桂圆汤来,呷了两口,遂起身整衣。袭人伸手与他系裤带时,不觉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凉一片粘湿。唬的忙退出手来,问是怎么了。宝玉红涨了脸,把他手一捻。  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通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了一半,不觉也羞的红涨了脸面,遂不敢再问。  笔者之所以要把这两段文字举出来,其实就是想重点说一个人——媚人,对于媚人,全文只出现两次,通过留在房里的其她三个丫鬟都来自宝玉房里,可以得出媚人也 是宝玉房里的丫鬟,而且媚人是继袭人之后介绍,排在晴雯、麝月之前,说明这个丫鬟在宝玉的房里应该很重要,那么为什么她只出现两次就没有了。对于述文这么严谨的曹公竟然把宝玉房里这么重要的丫鬟给不写了?这实在是有违常理。  “媚人”的名字是亲近宝玉丫鬟里名字最俗气的一个。第十九回宝玉的奶娘李麽麽骂丫头用的是“狐媚子”,骂袭人也是用的“狐媚子”,第四十四回平儿因贾琏与鲍二家的偷情受凤姐委屈,贾母评价平儿有如此说:“原来这样,我说那孩子倒不像那狐媚魇道的。……”第六十二回晴雯与芳官玩笑骂她就是个“狐媚子”。当然还有第二十回凤姐教训贾环骂赵姨娘:“……狐媚子霸道的。自己不尊重,要往下流走,安着坏心,……”  “媚”这个字用在贾家下人的身上都是贬斥之意,而宝玉房里的这个丫鬟也用了一个“媚”字,笔者猜测这可能是作者对此人的一种贬斥,而后文中便没有媚人的身影,估计是故意放出来的一个漏洞而已,媚人的去向只是让我们读者去猜测。  宝玉醒来是袭人和媚人两人一起去扶的宝玉,而且后文中只写了袭人触摸时湿了一片,此时没有写媚人,既然袭人摸了有一片粘湿,那媚人摸了吗?没有说,但是这里面袭人问了是怎么了,宝玉的反应是涨红了脸,那么一起扶宝玉的媚人肯定能看出来发生了什么事。  那么为什么这之后就没有再出现媚人了呢?  对于宁府在作者笔下就是个不干不净之地,各种谣言满天飞,宝玉睡在秦可卿房间之事不可能不会被传出去。可是就是睡一午觉也传不出什么非常大的谣言,毕竟宝玉还是个孩子。但是如果把宝玉在秦氏房里发生的事传出来,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么传这件事的人选是谁呢?当然就是媚人了,从作者所起名字即与这个人的性格或命运联系在一起来看,这样的事由她来做,也刚好符合她的性格。媚人在后文中没有再次出现的原因也就可想而知了。  虽然作者提了一笔,“可卿”的名儿这里没有人知道?难道秦氏在贾家就只能以姓氏出现,不配拥有姓名,那么同样与她齐名的王熙凤又如何配拥有姓名,别人怎么会叫她凤丫头,可能这里面的不知道是秦氏自以为不知道,而在下人们那里什么事都传出来了,可能此处是作者有意在隐。  如果“可卿”的名字没人知道是作者在故意说的结论推测没有错的话,那么媚人出去传的谣言就更加有料了。如果以上推测错了,媚人把梦遗的事传出去,这样也不失为一件街头巷尾之间茶余饭后的大谈资。  这样传出的结果又是什么?  宝玉的辈份是贾蓉的叔叔,这样算来也是秦氏的叔叔,在第十一回凤姐与宝玉探望秦氏,宝玉忍不住哭出来的时候,凤姐劝宝玉离开时说了这么一段话:  “宝兄弟,太太叫你快过去呢。你别在这里只管这么着,倒招的媳妇也心里不好。太太那里又惦着你。”  凤姐对宝玉说这话把秦氏称之为媳妇,也就是说秦氏相当于宝玉的儿媳妇,那么宝玉按辈分来说就是秦氏的公公,那么“爬灰”一说不就有主了吗?笔者认为“爬灰”说的其实就是贾宝玉与秦氏之间的谣言。  第七回回末当焦大骂出爬灰之后,我们看宝玉是什么反应:  宝玉在车上见这般醉闹,倒也有趣,因问凤姐道:“姐姐,你听他说‘爬灰的爬灰’,什么是‘爬灰’?”  作者在文中总是有意无间的为宝玉作隐,总把他写成一个小孩儿不懂事的姿态,这样的目的就是作者想把真事隐去。  我们已经初步的分析出了爬灰之事与宝玉有关,此处作者这样的表述就是在利用宝玉小孩儿的天性,小孩子做错事了,他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特别是作者用了“倒也有趣”形容宝玉此时的心里活动,完全一种事不关己的姿态。  作者在后面有很多如此笔墨,比如金钏之死,晴雯之死。作者都是采用的这一手法,人是宝玉害死的,但作者却把宝玉写成一个旁观者,没有任何表示,眼睁睁的看着在他眼里是水作的骨肉,最喜爱的人死去。从而把宝玉的罪过遮隐盖过。  从焦大所骂之言来看,他一共骂了两句没天日的话,一句是爬灰,一句是养小叔子。宝玉只问了凤姐爬灰是什么意思,没有问养小叔子什么意思。对于好奇心无比强烈的小孩子来说,如果贾宝玉对养小叔子不理解的话,那么他就会两个问题一起问,由此证明宝玉是懂养小叔子的,但是他不懂爬爬灰。虽然宝玉问后被凤姐吼了回去,不敢再问。  但在第八回回首作者交代了这么一句:  却说宝玉因送贾母回来,待贾母歇了中觉,意欲还去看戏取乐,又恐扰的秦氏等人不便,因想起近日薛宝钗在家养病未去亲候,意欲去望他一望。  宝玉本想去看戏,用了又恐扰的秦氏等人不便,我们从秦氏待宝玉的行为看,她是十分喜爱宝玉的,对于宝玉去宁府,按理说秦氏欢迎还来不及,这里面怎么会有不便一说。  从此回回目中可以看出作者在这回是写贾宝玉去探望薛宝钗,从前八十回文字来看,曹公可是惜字如金之人,完全没有必要提这一笔。  作者在此处加这一笔,其实际上就是想透露出上次焦大之骂的意思此时宝玉已经打听出来了,只是作者没有明说。  笔者还得说点题外话,全文中宝玉被作者包装成一个天真烂漫之人,其实际上作者笔笔在隐宝玉,笔笔在贬宝玉,并且这话也不是笔者说的,而是第五回警幻仙姑怕宝玉泄漏天机对宝玉评价时说的:  宝玉还欲看时,那仙姑知他天分高明,性情颖慧,恐把仙机泄漏,遂掩了卷册,甲眉:通部中笔笔贬宝玉,人人嘲宝玉,语语谤宝玉,今却于警幻意中忽写出此八字来,真是意外之意。此法亦别书中所无。  此处便说明作者写宝玉的用意,不要以为作者是在夸宝玉。  我们看第十五回他和秦钟床上算账之事;第六回与袭人云雨之事;第三十一回晴雯说贾宝玉与碧痕洗澡一事;第九回贾代儒不在贾家学堂那一日发生之事;还有与蒋玉菡之事,通过这些事可以看出来宝玉并不是一个正经公子,贾宝玉对于好多淫秽之事都是知道的,不仅知道而且还经常做,他没有问养小叔子的意思其实也就泄露出了他的不单纯。但是作者总是有意无意的透露那么一点出来, 把宝玉包装成一个痴情之人。  再说回来,我们说宝玉此时是一个孩子。对于孩子有一个天性,就是大人不想让他知道的,他却偏想要知道,而且是想方设法的想知道。虽然宝玉问凤姐什么是爬灰没有给他答案,但是他身边还有茗烟这一类人。他肯定会去问他们。从茗烟的为人与经历来看,他对这些淫秽之语一定是了然于胸,就算不知道,他也会为宝玉去打听,大人们最不应该低估的就是孩子,他们有的是办法,而没有办法者反而是那些受了教育死读书的大人。  所以笔者认为作者提宝玉怕打扰秦氏这一句,就说明宝玉已经知道了爬灰之意,而且聪明的宝玉或是打听出来或是想到这事还与他有关,不然也不存在打扰一说。  第十一回贾敬生日,凤姐与宝玉去看秦氏,秦氏和凤姐说体己话时,说到了自己未必熬得过年去呢。对宝玉如下笔墨:  宝玉正眼瞅着那《海棠春睡图》并那秦太虚写的“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的对联,不觉想起在这里睡晌觉梦到“太虚幻境”的事来。正自出神,听得秦氏说了这些话,如万箭攒心,那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下来了。  宝玉逛一趟太虚幻境,能记之事就一件,那就是与秦氏云雨之事,所以他醒来后迫不急待的与袭人发生了关系。听了秦氏的话,就可以让宝玉留下泪来,如果作者的行文根本是想来夸宝玉哭秦氏,完全没有必要提太虚幻境这一遭,毕竟在太虚幻境这可是为人所不耻之事。从我们前面的分析来看,其实就是秦氏因宝玉得了此病,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去,所以说这是情孽。  再有第十三回,秦可卿死的时候:  如今从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戮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袭人等慌慌忙忙上来搊扶,问是怎么样,又要回贾母来请大夫。宝玉笑道:“不用忙,不相干,这是急火攻心,血不归经。”说着便爬起来,要衣服换了,来见贾母,即时要过去。袭人见他如此,心中虽放不下,又不敢拦,只是由他罢了。贾母见他要去,因说:“才咽气的人,那里不干净;二则夜里风大,等明早再去不迟。”宝玉那里肯依。贾母命人备车,多派跟从人役,拥护前来。  为什么贾珍的反常都会猜测贾珍与秦氏通奸(贾珍为什么会有反举动,笔者后面会具体分析。),但是宝玉此处的反常却没有人去怀疑,因为宝玉是情痴情种,还有一点宝玉是小孩子,一个孩子能有多坏,作者的巧妙就在此处,正是因为宝玉是小孩子,所以他就利用小孩子的身份和文字的中一些迷惑不清的话语为宝玉作隐,使读者掉入他所设的陷阱之中。从而达到把真事隐去的目的。  宝玉是从梦中得知秦氏死的,不是听到二门上传事云板连叩四下的丧音得知,具体什么梦,作者没有细说,这是宝玉在与幻情别离时的方式,宝玉以喷一口血来为自己的所害之人还罪。正应了那句血债还得血来偿,因为宝玉在后文中还有大作用,所以此处还能死。  再看宝玉听到秦氏死后的急躁,作者笔下写出来的宝玉看似一个重情生义之人,看着秦氏死了,要快点去看看,实际是宝玉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能减轻自己的罪孽。晴雯死的时候,宝玉也跑去看其灵柩,但可惜扑了个空。  以上文字后面庚辰本脂批中批语:如此总是淡描轻写,全无痕迹,方见得有生以来,天分中自然所赋之性如此,非因色所感也。  批书者所说的话很值得玩味,总是淡描轻写,这样的轻淡轻写,放在此处,应该不是指作者行文的方式,而是文字背后所对应的人的评价,不然就不会有后面那句,方见得有生以来,天分中自然所赋之性,非因色所感也。  从后一句话看出,这段文字说的是宝玉。非因色所感也,这里面用了一个“色”字,因为秦氏死才有宝玉吐血一说,那么这色应该就是指贾宝玉与秦氏的幻情之淫色,而批书者说不是因色所感,意思是宝玉的这种吐血的行为,对秦氏的这种回报,不是因为被与秦氏之间的淫色所感动而产生的。而是宝玉的天分是自然所赋之性,宝玉的性是什么,喜欢女孩子,但是又不珍惜女孩子。身边人离去之初有点大悲痛,过不了多久就没有了,因为总有新人对他笑,他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女孩子。  我们还可以从秦可卿的判词去分析,对于秦可卿判词的其他内容,笔者会专程用一章节来讲,便不多述,此处只把秦可卿的一句判词拧出来看:  情既相逢必主淫。  所谓“情相逢”,如果是贾珍和秦可卿,他们之间产生了“情”,就未免太荒唐了,他们之间的故事如果成立的话,两个人可是通奸而产生的兽欲,哪里就有“情”字一说。如果他们之间有情,那么红楼梦写的是一部情书的观点又怎么去立脚。笔者认为此处所说的“情相逢”一个指的是情痴宝玉,另一个指的是人间钟情首座可卿。所谓淫就是性爱。两个痴情之人相逢,就有了贾宝玉在梦中与秦可卿那一段云雨之事。这样才说得通情既相逢必主淫。而且秦氏判词中连接着宝玉不孝皆荣出的话语。  当焦大骂出爬灰时已经是第九回了,秦可卿那么聪明的一个人,肯定知道他骂的事与自己有关。而秦氏性格中除了性格风流外,还有另一个致命性格弱点,就是这个弱点造成秦氏接下来的病一说。本来是一番好意,却招致如此之误会,让其名节尽失。  那么秦氏的另一个致命弱点是什么呢?  第十回璜大奶奶金氏觉得自己外甥被欺负,想找尤氏理论时,尤氏却说起秦氏的病有这一段描述:  “……你是知道那媳妇的:虽则见了人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他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  从尤氏的话中,可以看出秦氏虽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但是他心细心重,一件小事都要想他个三五日。所以一切原因都来于此。一个心重心又细的人,怎么可能受得了与公公通奸之事?那是想都不敢想的。  用第十一回秦氏见凤姐时对凤姐说的那句话:……这如今得了这个病,把我那要强的心一分也没了。……就是要强。  再理一下秦氏患病的时间,第十一回邢夫人王夫人凤姐等人因贾敬过生日到宁府游玩,王夫人问秦可卿病情时,通过尤氏之口,说出了秦氏得病的时间。  王夫人道:“前日听见你大妹妹说,蓉哥儿媳妇儿身上有些不大好, 到底是怎么样?”尤氏道:“他这个病得的也奇。上月中秋还跟着老太太、太太们顽了半夜,回家来好好的。到了二十后,一日比一日觉懒,也懒待吃东西,这将近有半个多月了。经期又有两个月没来。”  秦氏得病是在上月中秋之后,再结合尤氏说秦氏的性格心细心又重,不拘听到个什么心里都要想他个三五日 ,那么可以推测,秦氏肯定是在这上月中秋到二十之间,应该听到了什么流言蜚语。  同样是第十一回,在上面对话之后,尤氏回凤姐的一句话:  ……尤氏道:“你是初三日在这里见他的,他强扎挣了半天,也是因你们娘儿两个好的上头,他才恋恋的舍不得去。”……  此处特别提到了凤姐初三见秦氏一事,说秦氏强挣扎了半天陪着凤姐。结合前面章回来看,尤氏所说的初三日之事,应该就是第七回凤姐见秦钟那一次。尤氏说挣扎了半日,作者此处的用意是想告诉我们一个重要的讯息是在此之前秦可卿已经患病,而从尤氏与璜大奶奶的对话中,她这病是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事情。  此处作者通过尤氏之口,只说了那日见凤姐之事。但是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作者这里没有说出来,那日见凤姐的时候,秦可卿还见了宝玉。  作者其实又在此处隐宝玉,秦氏的病根就是她听到了与宝玉被谣传爬灰的话,在初三见宝玉时秦氏已经听到了这种传言,所以心细的她病了。  让人疑惑的是,既然听到了谣传他与宝玉爬灰之事,为什么还要见宝玉?其实际上是秦氏的性格特征中性格风流,也就是不拘礼节。  我们看第八回秦氏在听说了自己与宝玉的谣言后如何待宝玉:  秦氏笑道:“今日巧,上回宝叔立刻要见见我兄弟,他今儿也在这里,想在书房里,宝叔何不去瞧一瞧?”  秦氏没有半点拘束,大方如往常。而且还让自己的弟弟与宝玉相见。  由此便说明了秦氏是一位不拘礼节之人。她觉得自己行得正,坐得直。秦氏强撑半日并不是为了陪凤姐,其实际上是见宝玉。因为她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如果她避而不见反倒落了别人的口实。  各位看官,你道秦氏性格和谁像?——这不就是晴雯死的时候发生的事吗?晴雯死时不愿背没做过的恶名和宝玉互换衣裳,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从秦可卿身上我们岂不是看到了晴雯的影子。  所以秦可卿的性格风流害死了自己。切不可以下流来论。这也就解了甲戌本在“性格风流”四字处的批文“便有隐意”问题。但是现在大多数当成了秦可卿与贾珍通奸的证据,完全是被批书者与作者隐瞒了过去,当然作者隐这件真事也是在为宝玉作隐。  我们说了秦氏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也是他赶不上王熙凤的,那就是心细且心重。她以为她见了宝玉就可以洗脱掉自己的冤屈,但是不曾想,竟意外被焦大在大庭广众之下骂了出来,秦氏听了这话如何受得了。  如果说秦氏与贾珍有通奸一说,笔者就要据现今红学界的一观点为大伙捋捋这里面到底存在什么问题,所以后面病又加重了。  一些人认为秦可卿因为与贾珍爬灰,病重于焦大所骂爬灰之言,自己感到羞愧,如果他有羞愧之心,对公公逼奸自己之事后,就会立即死去,绝对不会到后面所猜测的东窗事发时上吊自杀而亡,她完全没选择上吊而亡的心里负担。  如果说秦氏没有听懂焦大所骂之言,如果秦氏做了,在宁府人中扳手指头也能算过来是谁了,而且还不用双手。此时秦可卿听到便已然是东窗事发,如果说她因此而病加重倒可以说得通一二,但是后面淫丧天香楼一事,就不可能通了。  并且这里面有两个问题。  第一如果秦氏是一个风月浮萍之人,他会有羞耻之心吗?在古代那样的背景下,名节都不要的人,她肯定更爱惜自己的生命,她如何会选择自杀。  第二尤氏在贾家的地位,后面尤二姐三姐那么胡闹之事,他都是依着贾珍,而且贾珍任何之事她都不敢多言,她能干涉到贾珍与秦氏之事吗?不可能。  那么秦氏与贾珍之间偷情便有第二个猜测,故事发生在第十三回即作者所删去的那部分,秦可卿在天香楼被贾珍逼奸而亡,秦氏很是羞愧最后选择上吊而亡,但是我们看十二回凤姐去看秦氏的时候,她已然发现了秦氏有回光返照的迹象,交代尤氏准备后事备用的东西冲一冲喜,说明此时秦氏已然病重。贾珍再怎么风流,一个人病成那样的人还去逼奸,这种 说法笔者真是不敢苟同。  对于贾珍的为人与性格,我们后文会具体分析。假设贾珍真的禽兽不如,在天香楼逼奸了秦可卿然后致使其上吊而亡。那么这里就有一个时间先后问题, 焦大骂爬灰之言是在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之前,所以焦大所骂之言是后来之事,按照身份的设定焦大不可能有预言未来的能力,而书中不管是贾宝玉、王熙凤,还有赵姨娘三个有过鬼魂附体之人,都没有推算未来的能力,能预知未来的人都是仙人,如一僧一道与警幻仙子,秦氏也只是死了后托梦给凤姐时才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焦大此处能骂未来之事,这绝对不符合作者原有之意。  当然我们还有一种猜测,可能是宁公附体,这种猜测准吗,作者其实在此处表现得很明显,焦大是醉后大骂,把“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说成是“红刀子进白刀子出”这就证明焦大之骂是他本色之骂。  但是这样的本色之骂真实成份到底有多少,这就很难说了,可能就是他听到了家奴在讨论秦氏与宝玉的事便感到气愤不已,此时被他们安排去做事,憋着一肚子火,乘着酒兴,又仗着自己的地位,再者看不惯这样的行为,而且还为是送秦氏的弟弟秦钟,还有这些人都在场,便骂出了爬灰之言。  笔者已经反证了现今流传的大多数人赞同的版本。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证明笔者的观点——爬灰实际上指的是秦氏与贾宝玉之间的传言,虽然两人之间的爬灰之事没有在现实中发生,但是在梦里却有其事。  所以秦氏听了焦大的辱骂,便一病不起,笔者在此不得不又提到晴雯,他也是听到了别人说他勾引宝玉而一病不起的。  秦可卿这一病不起,还有一件加重她病的事。那就是秦钟。  第十回璜大奶奶金氏为金荣受秦钟欺负而找尤氏说理这一节,作者没有直接说秦钟如何把学堂的事告诉了他姐姐秦氏,但是从尤氏口中可以得出秦钟说的话并没有什么好话。  “……偏偏今日早晨他兄弟来瞧他,谁知那小孩子家不知好歹,看见他姐姐身上不大爽快,就有事也不当告诉他,别说是这么一点子小事,就是你受了一万分的委曲,也不该向他说才是。谁知他们昨儿学房里打架,不知是那里附学来的一个人欺侮了他了。里头还有些不干不净的话,都告诉了他姐姐。……”  秦钟,这不是送他姐姐上路之人吗?笔者猜测秦钟这名字也可能有秦终之意,他不仅间接的送走了他姐姐,还气死了他父亲。  他把学堂那些不干不净的话告诉了他姐姐秦氏,秦氏听后:  “……又是恼,又是气。恼的是那群混帐狐朋狗友的扯是搬非、调三惑四那些人;气的是他兄弟不学好,不上心念书,以致如此学里吵闹。……”  秦钟的话如果是一个旁人听来,主要问题就是秦钟没学好,尽跟这些学生瞎学,不争气。  但是在秦氏看来,除了这一层,再联想到焦大所骂之言便又多了一层,不得不让秦氏多想,她会觉得这话并不只是骂她弟弟,还有一层骂她的意思,也就是爬灰之事,一个人不干净,一家人都干净。估计他也后悔自己为了证明清白把秦钟引荐给宝玉。  作者在尤氏这翻话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可以说是一点破绽看不出来,说话的时间,选择秦氏已经知道兄弟的事后,说话的原因是因为璜大奶奶本想找秦氏理论,让我们更多的关注璜大奶奶金氏如何兴师而来,又如何败兴而去,而把秦氏放在一个次要位置来写,有意隐藏藏在后面的真相。  而后面贾珍他们虽然想尽办法给秦氏找了一个好大夫,却还是没有将秦氏治好,便有了淫丧天香楼一事。  通过这此证据,可以证明秦氏与与贾珍的清白,那么秦氏那么一个出生的人又是如何进到宁府的呢?请看笔者下回分解。  声明:本文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本文为幽之鸣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 编辑:admin ]

  • 移动版

  • 数字报

  • 精品汇

  • 相亲会

  • 新浪官博

  • 腾讯官博

  • 晚报微信

  • 晚报微视
蚌埠门户网简介  |  公司简介  |  报纸广告  |  网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晚报发行
蚌埠门户网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1111111111号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 
地址: 楼  晚报电话:2222222222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网证 字33333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