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县城郊乡政府不作为套取危房改造资金不查处-危房|补贴

 4月1日,本网第三次以《河南省杞县城郊乡村干部套取国家补贴资金为何难查处?》为题报道了杞县城郊乡朱寨村存在的问题。据杞县城郊乡村民反映,在2018年河南省杞县城郊乡朱寨村委换届选举中,村支部书记朱衣友拉票贿选,上任后利用职权大肆贪污、侵占、套取国家扶贫补贴资金等,村民联名多次向城郊乡政府、杞县纪检委反映无果,媒体曝光后至今对其也无任何查处结果。

  另调查了解到,朱衣友上任后朱寨村申报危房补贴25户,其中危房维修15户,危房新建10户。据村民反映,这25户大部分不符合危房申报条件,但是,朱衣友收取每个申报户150元所谓请乡政府领导吃饭、买烟钱,申报户的补贴资金就会“审批”。

  其中,村民曹功民并没有危房改造,但给村干部送2000元后,在村民朱俊义新建的房前拍个照,弄虚作假套取国家27000元补贴资金,这些资金被朱衣友及其“兄弟”私分。

  村民刘德勤,申报危房补贴27000元,光请客送礼就花了3600元。

  村民王会民,申报危房补贴27000元,实际他只得到补贴22000元。

  据调查,村民马国秀、张入团、朱宝刚、朱参军等多个危房维修户,每户补贴9000至10000元不等,但这些危房补贴款早已被朱衣友的“兄弟”领走了,申报户并没有见到一分钱。朱衣友及其“兄弟”找人在房子上盖几块铁皮瓦就算改造了(实际工料才二三千元),剩余补贴款朱衣友及其“兄弟们”私分。

  “如果不给送礼,或者不让朱衣友及其兄弟找人维修房子,补贴款他们就以补贴款没有拨付下来,或者验收不过关等借口不兑付。”村民说。

  如:村民朱宝刚,房子是自己花钱找人维修的,但村干部说没有验收上(借口),危房补贴款费未得一分,实际上朱衣友已将补贴款领走。

  村民朱俊礼的房子不符合危房申报条件,但是,虚假上报后得到10000元补贴款,仅仅在房子上盖了几块铁皮。

  村民朱义超,住的是楼房,不符合危房申报条件,虚假上报危房,得到10000元补贴资金。

  对于朱寨村支部书记朱衣友涉嫌违规违法之事,本网向杞县纪检委递交了村民书面反映材料。2019年1月24日,本网经过实地调查后,以《河南省杞县村委换届选举中拉票贿选上任后弄虚作假套取国家补贴资金》为题进行了报道。

  此事报道后,在当地引起读者强烈反响,不少村民来电反映村支部书记朱衣友上任后利用职权,在2018年农村危房改造工作中弄虚作假、截留、吃拿卡要、套取贫困补贴资金等情况。并要求在媒体监督下严格查处,揭开其背后的“保护伞”。

  经过调查得知,朱寨村支部大院好好地办公用房闲置着不用,拿钱租赁其叔叔朱成言的房子作为村支部办公用房,每年租金5000元。报道中的危房改造问题并没有做任何处理。

  2019年1月31日,本网以《杞县朱寨村支书朱衣友套取国家资金 乡政府涉嫌包庇》为题再次进行了报道。

  报道后,朱寨村村民多次打电话反映,该村不但危房补贴虚假申报,套取危房补贴资金,低保申报同样混乱,应该享受国家低保政策的并未享受到,不符合低保条件的村民反而吃上了低保,国家扶贫政策没有真正落实到贫困人员当中,精准扶贫是在违规违法中暗箱操作。

  3月20日,本网再一次来到杞县城郊乡朱寨村。

  经调查,村民朱义超,住的是楼房,购买的有轿车,虚假上报危房改造后,得到10000元危房改造补贴资金。村民朱文礼五个儿子,都建有楼房,但享有低保,韩连红有两个儿子,并且都买有轿车,但享受低保,马秉芳三个儿子都有楼房,有轿车却享受低保,马国秀、李秀花、王志道等人,有儿有女、住的是楼房、购买的有轿车,但是,给村支书朱衣友请客送礼后违规虚假申报,本不该享受国家低保政策却领取着低保资金,真正需要低保照顾的因为没有请客送礼而享受不到低保。

  低保是基本生活保障,低保申请办理有严格的审批流程,要通过三次张榜公布,村民对公布享受农村低保人员无异议的发给《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领取证》。村民们讲,“真正符合低保条件的贫困人员因为没有关系而得不到低保资助。我们村低保名单别说通过三次张榜公布了,连一次也没有张榜公布过,我们去城郊乡民政上要求看低保名单他们也不让看,不但我们村吃低保的很多都不符合条件,在城郊乡其他村同样普遍存在这种现象。”

  在该村,不符合危房申报条件、不符合低保条件,只要有关系肯送礼花钱都可以虚假申报。国家补贴资金并未用于改善住房条件,改善生活状况。危房改造申报、低保申报都有着严格的申报、核实等程序,因为杞县城郊乡政府简化了程序,造成国家大量惠民资金被套取。

  朱衣友上任后,以安装自来水表等为由,让全村每户交200元水表钱(实际安装费160元)。全村约600户共交了约12万元,多余约24000元未入村账,至今去向不明,剩余的改造安装费成了其囊中之物。目前,自来水不断出现停水现象,水费从每吨2.8元也涨到了3.8元,可是,村支部书记朱衣友的大儿子和侄子等多家亲属,家里安装的水表却不走,他们的水费却让村民共摊。村民反映,朱衣亮倒卖黑车曾被刑事处罚取保候审监外执行,但现在在村组班子任职,由于其哥朱衣友是村支书。2018年农村清洁工程专项资金,朱衣友签字让朱衣亮去县里领取,领取两万元后私分没有上账。

  本网对城郊乡朱寨村村民反映支部书记朱衣友违法违规一事,先后进行了三次报道,杞县纪检委也已介入调查,但已经四个多月过去了,依然没有调查结果。村民告诉本网,每次调查组到村里调查,都会带上参与弄虚作假申报危房改造的朱衣友的亲戚,村民对此意见很大,甚至对着调查组的面表明“以后不再反映了,反映了也没有用!”

  上级相关部门能否对城郊乡朱寨村弄虚作假套取危房改造资金依法查处?对此本网将追踪报道继续关注!

[ 编辑:admin ]

  • 移动版

  • 数字报

  • 精品汇

  • 相亲会

  • 新浪官博

  • 腾讯官博

  • 晚报微信

  • 晚报微视
蚌埠门户网简介  |  公司简介  |  报纸广告  |  网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晚报发行
蚌埠门户网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1111111111号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 
地址: 楼  晚报电话:2222222222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网证 字33333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