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的死亡汛期

 一瓦之地是我虚构的死亡汛期还要增加什么样的气息才能让杨树皮包扎的伤口鸣响才能不让死亡溃烂一瓦之地,预期变成等待我露珠般的情人,是死神的女儿她不在地面,在一个被封住的枯井里我开始嫉恨,轰鸣的和细小的声响它背后再也没有声音了。我大开着耳朵也没有用。花朵一次低开,铁屑般散落一场雨从脚下倒流至脖子一瓦之地,我们喝爱丽丝的红酒铸成睡眠的墙壁,不在睡眠里一个小旅馆从失眠中醒来离别比咽痛还要肿胀,堆成高升的泪我的眼长出一只手,望着她不再出嫁四月,弯刀持续地高烧墓碑上的名字的绷带,针管一定全都拧干了血。我们身后的名字就叫六六2019、4、15

[ 编辑:admin ]

  • 移动版

  • 数字报

  • 精品汇

  • 相亲会

  • 新浪官博

  • 腾讯官博

  • 晚报微信

  • 晚报微视
蚌埠门户网简介  |  公司简介  |  报纸广告  |  网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晚报发行
蚌埠门户网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1111111111号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 
地址: 楼  晚报电话:2222222222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网证 字33333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