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江情怀》(卷三十七 天工开凿鸦鹊湖 造福众生耀史册)|IECJ

 

本文原标题:《皖江情怀》(卷三十七 天工开凿鸦鹊湖 造福众生耀史册)

本网今日讯 我用慧思搜掠,那些令我眩惑的景物。它们似是月光照耀的银渚,而微浪荡漾。那些使我深致用情的玩景,有慈祥容色,或淡淡漠漠,或明晔和润,总会令人难以揣摩。在纵横浩渺中,就连滴溜娇啭的黄胸鹀,也会让我情思迷诱。还有轻怡忻愉的赭萍,浮游着昔恋,徘徊于粼波之间,也会让我感到情深意荡。  在窗外的春日里,修竹洒娇。柔和温存的芙蓉、芝荟,错综娇憨,媚隽倚朴;绮丽澄明的竹茹、桔梗,由微而渐,宽纵安蔚。茫昧娇媚的杜鹃、水香,淡薄矮缩而似弃虚名;拖延迟滞的榆、枫、桐、槐,抚慰着创痕而开始掷撒着繁华。若在月光水印中,众星历落时分,闲逸夜钓,倒也会茁生欢欣一片。  昔人已去,朱家凉亭走过,这里只剩下繁华后的凄凉。在颤涩的年华里,松落标直,掀落了无数的浮尘。木栏修长,亭柱紫气;青白棕绿相间,石垣、雕窗、飞檐。这里曾经有罗曼诗吟,挥扬而清纯。这里曾经有荷池涟漪,燕群呢喃。这些漫染的情事里,有人们不可捉摸的意念。这里凝定空索的亭榭依旧,无论日光的黯淡辉煌。  凉亭乡,位于县境东北边界,三鸦寺湖东端。东依安庆市宜秀区,南临月山镇,西接万桥乡,西北靠金拱乡,北与桐城县白果、练潭毗连。境内合安高速、总(铺)五(横)凉(亭)公路穿境而过,县乡道路四通八达。乡以驻地朱家凉亭得名。全乡大部分为沿湖丘陵地带,地势东南高西北低。东南有磨山。北有大沙河、源潭河,西有三鸦寺湖,东北有芝麻湖,中部有方家湖。境内属菜子湖水系。矿产有魔石、烟煤、无烟煤等。太平天国安庆保卫战失败后,勇将刘瑲琳在该乡马踏石被俘。建国初属月山区,分为金鸡、芝麻、青山、河湖、谭桥等乡,一九五六年合为凉亭乡,一九五八年与五横乡合并建公社,一九五九年并入月山大公社,一九六一年恢复凉亭公社,一九八四年改为乡。以粮为主,种植水稻、小麦、山芋等。凉亭石工手艺精湛,可以架造各种石拱桥、园林仿古建筑,活跃在沿江各地。  我跳跃的心绪纷繁,犹如零落满地的海棠,或如矜持无力的飘在风中的花瓣。而骄蹇自足的山水,在石阶水谢凉亭边,渐渐围拢。这里的阴霾郁怒渐渐停息,似被詈骂而叱散,重现出了翠山碧水。这里爆裂的热情,随着抑扬而嘹亮的黄梅调,  毫无忌惮的洒向,带着笑痕的山水。这里有神秘的情境,宛如诱人心怀的禁物,有着不可蠡测的命运绪结。  凉亭乡街道缓缓,市井拥挤嚣喧;行人车辆,熙熙攘攘。古色古香,幽雅闲畅。流光溢彩的绮罗,生动优美的渔歌,交相辉映在河滨。我在凉亭上把酒临风,放眼眺望。街道两旁店肆林立,余晖淡淡。薄暮夕阳里,红砖绿瓦,楼阁飞檐。繁盛的晚景,朦胧而有诗意。我仿佛看见,往昔亭旁,黄梅艺人、千古佳丽;狭长的砖道,和深宅的高墙。客栈的灯笼,也宛若飘临眼前,而情趣无限。这里的市井叫卖嘈杂,酒楼飘香;整个街道,琳琅满目。雕梁画栋,原始作坊;在残阳微凉,渌水波澜里,如诗如画。令人神往的古皖文化,多显眼底。  凉亭路东,我徜徉而渐清明。夏家湖泊波光粼粼,恬淡而惬意;芝麻湖边绿瓦红墙,飞檐而突兀。源潭河岸,热风拂面;车辆匆匆,川流不息。这里有触手可及的景观,和繁华嚣喧的体味。这里曾有宏伟的殿亭,也曾是硝烟战场。几度繁盛,几度苍凉。如今闹市车水马龙,庄园山高水长;都有梦的神彩,带着诗人的翰墨余香。我在湖光山色中,畅饮流连;聚会泛舟,出入烟波里,山高而水长。  路东由北而南,是狮山、金龙。这里绿树成荫,枝繁叶茂,郁郁丛丛花似锦;聚族而居的人们兴趣寡淡而悠闲,歌舞而质朴。陈祠、庙背,蛊惑着人们去虔敬;人们籜笠蓑衣,这里是泥淖和砾场。陈南埠与周屋,花团锦簇,鲜丽娇媚,隔夏家湖而远望。南望芝麻湖畔,依水众姓老屋犹存。施、刘、何、袁、董,义处湖沼,同艰茅寮。沙子岭下,有钱庄、台墩等三个门楼,古树参天,万木争荣,花影摇窗,傲然怒放。董祠、源潭和三胜,隔河“品”形而渐拢。操塘一直难巡,绿树成荫,花叶扶疏;土楼、杨牌、马甲岭,有琼枝玉叶,青翠而光润。庙岭、蛇塘和草桥,澹澹河水,依稀望见朦胧的城廓。在嫣红似霞的日子里,生机勃勃;脱颖而出的凉亭,百花齐放而馥郁芬芳。  三鸦寺湖的传说与凉亭乡。怀宁人自古称“喜鹊”为“鸦雀”。相传很久以前,在古皖国的龙王庙山上,庙后有棵千年的古树。在树的顶端,住着鸦鹊一家。小鸦鹊整天地闹腾,幸福和温馨着。可惜,老猫很早就盯上了鸟巢。后来,鸟群齐心协力地打败老猫。在战斗的过程中,鸦鹊爸爸、妈妈和小鸦鹊都受了重伤。不久,它们就接到了天上鸦鹊仙子的指令,要上天搭鹊桥。因为每年七夕,牛郎要带孩子到鹊桥上与织女相会。美丽善良的鸦鹊一家,只好带着伤和鹊群一起飞向了天庭,并且搭建好鹊桥。牛郎织女一家在鹊桥中间抱作一团,谈不完的思念之情,诉不尽别离之苦。看到这情景,鸦鹊一家三口,也更加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一晃眼,分别的时间到了。牛郎走向东岸,一只脚正好踩到了乌鸦爸爸的背上。牛郎踏空摔了一跤倒不碍事,却可怜了来自人间的,这三只受伤的鸦雀,犹如遭泰山压顶,顷刻间魂飞魄散,直接地坠向凡间。鸦雀重伤和疲劳再加上巧合,却断送了一家的性命。鸦鹊仙子听说后,也懊悔不已。更令它始料未及的是,一场天上的悲剧,却在人间造福一方。龙王庙外传来一阵轰天巨响,随之大地震颤。龙王差一点从宝座上摔了下来。它睁开法眼一看,知道是三只鸦鹊,挟带天庭之势从天而降,直砸得凡界地动山摇,扬尘百里,遮天蔽日。尘埃尚未落定,庙前就现出了三个大坑。龙王一见,心中大喜, 口中念着“天工开凿,造福众生”,身子早已腾挪到了空中。它挥袖布云,施展法力,倾刻间狂风大作,暴雨倾盆。不同的是,暴雨再也不会肆虐成灾,而是汇集到大坑里,形成了三个灌溉万顷良田的大湖。 古皖国的百姓渐渐到湖边建村扎寨,繁衍生息。从此,龙王庙山一带风调雨顺。为感激鸦鹊的恩德造化,百姓们在龙王庙前的湖对岸兴建了一座寺庙,叫三鸦寺,供奉着三只神鸦的圣像。寺前的湖,就是今天的凉亭乡的三鸦寺湖(鸦鹊爸爸)、原属怀宁县的安庆皖河农场的鸦鹊湖(鸦鹊妈妈)、腊树乡的鸦鹊湖最小(小鸦鹊)。  凉亭路西较狭窄,却畅拥二湖。方家湖微,四围漫染;村庄林立,桃红柳绿。三鸦寺湖阔广,碧波荡漾;香椿、槐、柳、松,瑰丽娇嫩或郁郁葱葱。浑浊无清,空谈无识。辙痕人踪里的湖泊,总是有点浅薄而不解融。这里野生的鲟、鲂、鲡,已难见其丽影。这里人们在沉穆纡徐的日子里,期待着深湛迸跃,而姿态妖冶。  路西由北往南,马踏石壮观;湖光山色,槐柳绕堤,银浪翻滚,啸傲湖山。马庄、杜冲、胡庙,紧偎方家湖。烟笼湖水,湖水涟漪;人们在湖边幽静的小巷,小庭院里安静地休憩着。新民、鹤林,三面临水。这里湖水温柔而碧波荡漾,湖水拍岸而隐约峰影。湖中波光摇曳,可以荡舟小憩;岸边却车光粼粼,行人如织。四武、凉亭,渐远水而近山,至青龙岭、罗塘,则离湖更远了。这里水波不兴,溪流淙淙;苍翠欲滴,树欲静而风不宁。沿四武寺,过黄龙、黄塘,经戴店、板桥,可至万桥乡。这里更是暮云春树,葱葱茏茏;亭亭玉立,婀娜多姿。我从寂寥的雨巷到春湖花月,从山虎、藤萝到洗浣笔触,经历了很多。这里街巷旷爽,台阶盈盈,波光潋滟,琉璃千顷。凉亭人正在新雨中勃发,灿烂而瑰丽着。  总(铺)五(横)凉(亭)路,在境内呈“人”字形。故上文先介绍路东与路西。没有路北,只剩路南。马甲岭头,奔放不羁;古木参天, 青松翠竹。豹岭连石龙,杜鹃倚玉树;卷云如席,烟尘喧哗。青山尺树寸泓惹人恋,磨山如蓬,琼枝苍翠更斗艳。这里檀香轻扬,弹奏淡雅宜人。娇媚丰腴的少女,尚未褪去酒意的娇颜;她用一曲黄梅,不经意地华丽着凉亭的山水。  路南,何塥、竹子桥畔,我微闭目聆听,竹鸡鸣涧声,袅袅回荡。大岭、碧山、汪家冲,库水柔和,倒影碎裂;玉兰、香樟,生机勃勃,风雅情态尤为撩惹。路南而稍东,下古井、茶凹、方庄,这里闹市喧嚣渐去,越来越幽静于风雅中。这里天色湛蓝,空气芳香;朴实无华的街巷,在风尘中却扑簌不已。尽南则见大火炉山,这里香樟、广玉兰、松树林,欣欣向荣。若再往前徐行数十步,则至月山、五横了。  我日耽风雅,无念自己写下素事篇章。每援笔饰笺,辄劳悬怀,命蹇如斯,殊觉赧颜。我在此只是淡写生活旋律。我非倩人,亦无蓝本,信步观场,稍散郁滞,慨当以慷而已。

[ 编辑:admin ]

  • 移动版

  • 数字报

  • 精品汇

  • 相亲会

  • 新浪官博

  • 腾讯官博

  • 晚报微信

  • 晚报微视
蚌埠门户网简介  |  公司简介  |  报纸广告  |  网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晚报发行
蚌埠门户网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1111111111号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 
地址: 楼  晚报电话:2222222222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网证 字33333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