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惘中的你(杂文随笔)|IOWZ

 

本文原标题:迷惘中的你(杂文随笔)

本网今日讯 hi陌生人,你好!相信点进来的你肯定有迷茫的东西,如果实在太累不如和我聊聊,我很愿意做你的倾听者并给予精神支持。  无聊的话请看看我的想法和故事吧……  当我决定写作的时候,有很多声音在周围。有人说“不会吧,不学无术的人都能开始写作?那我还是哲学家咧” 有人说“嘿我很看好你的” 有人说“发表了书记得送我几本哈” 又有人说“我觉得你肯定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啦,不会坚持下来的” 如果你真心想做好一件事,不论大小,都很难。为什么说很难?因为每个人的角度不同,譬如流浪汉买一双时下留行的aj鞋,那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困难的。又譬如说欢乐颂里樊胜美一角,即使她内心多么想成为优秀的女孩,面对家庭中的负担压力迫使她陪酒作乐才能接触到高层人士。当然不是只有这一种途径,只是这种途径不需要什么脑子,简单快捷方便。爸妈长辈的不断索取,自私自利,让她攒钱,这辈子又能攒下多少?这样的困境和疲惫是有钱人不会明白的。虽然说难,但也不是真就无计可施的。好比我吧,在学生生涯中一直是老师讨厌的学生形象,吊儿郎当的差生。还记得初中时我的每一门学科都是很糟糕的,每一件事情都有原因的。那阵子因为家庭的苦恼让我得了抑郁症,我想和家长们对着干,即使我的智商没有问题。不要试图去改变那时候我的想法,因为我根本听不到。(如果想知道这段很糟糕时期事情的读者多的话后期我会继续更新哦~)确实,我迷茫到了初三。当时的语文老师改变了我的想法,可能这种想法微乎其微,现在的我每每想起现在的状况都会想起她。说实话吧她姓什么我已经忘记了,只记得那个时候她身怀六甲站在三尺讲台的模糊影像。对于班主任只喜欢漂亮聪明的女孩,那时候的我,厚重的非主流刘海,常常放学后两个小时还拖在班级补改作业。这样子的我怎么会得到势力的她的帮助呢?是这样的,一节平平无奇的语文作文课上,语文老师给了个命题作文让我们两节课完成。是什么命题作文我也已经记不清了,毕竟这件事情距今已经过去五六年了…唯一记得的是在大家无从下笔的时候,我毅然决然花了几分钟在草稿纸上打了这篇作文的大纲后开始在作文本上写起了开头。那个命题作文的题目让我很有感触,写到尽兴时是下课铃声打断了我没有停下写字的手的。下课期间同学们都不约而同的打闹嬉笑,我靠在座位上看了看我不经意写了一大半的作文愣了愣。出神的发呆是上课铃声响起拉回了思绪,我又开始继续奋笔疾书,很快就写完了,写的满满当当。由于天生的自卑感,我没有选择第一个交上我的作文。在发呆了差点睡着的时候,陆续听到有几位同学在我身旁经过的脚步声,我这才抬起头拿着作文本向讲台走去。还依稀记得同桌,也是因为不良少女,她对我投来惊愕的目光,因为通常我们都是最后几个才交作业的。课后老师问我:xx这篇作文是你抄的吗?我愣了一下就平复了,对于老师的怀疑似乎已经习惯了。不知什么时候起,对于差生交出一份良好的作业,老师们通常认为他是抄袭得来的,但其实这其中可能是他们对于自己擅长的领域做出的自认为正常的见解。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说这是我自己写的,不是抄的。她的神情从刚开始的质疑慢慢转变成了不好意思的样子,我并没有很在意她说我抄袭。到了第二天上课发作文本的时候,她对我投来了不一样的目光,把我叫上讲台后她说:xx你写得很好,只是这几个地方还需要注意一下。随后用红笔在我的作文上圈圈点点并和我探讨,我在讲台边很认真的听她说完后拿着作文本往座位走去。我在我的同桌惊讶的目光下坐了下来,翻开作文本,用红笔写的数字48就像我当初那颗炽热的心,那是我第一次得到那么高的分数。初中的作文最高分是50,而那次得到了48。回想起来,我还能记得那天回到座位后那颗砰砰乱跳的心。并不是见到喜欢的人的那种怦怦乱跳,是一种突然被重视,突然被人们看到自己身上光的那种激动又不知所措的心跳。  2020.03.24 03:01a.m.  啊哈现在是晚上十二点五十二分。继续更新啦,更新完今天这篇废话就发布了,挺希望有人能和我说说话讨论讨论的,然后继续慢慢更新。  自从那天我得到了48分的作文成绩后,说实话,心情特别复杂。后来在有作文课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没有像以前那样排斥上课,不走神开始专注地听老师的内容要求。大家的智商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大家付出的努力可多可少,取得48分的成绩也当然不是突然天空掉下馅饼的一件事情。从我认字开始,我就特别喜欢看文章,作文书等等。环境对人的影响是很重大的,孟母三迁这个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还记得在小学一个冬天的傍晚,我像平时一样坐在马桶上洗脚,手里捧着一本作文书看着看着,水凉了。家长的催促声,让我急匆匆地起身不料作文书掉到了水里。毫无疑问的是我被臭骂了一顿,奶奶问我为什么要坐在马桶上看书,不能等洗完脚以后在看书吗?我深深的低下了头,我答不上来。可能是这本书真的太令人着迷了,也可能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所以说,努力程度才是件事情成功与否的关键。当然,此处的努力是指正确的努力方向,而不是错误的。如果你有幸看到这里,可能会好奇我写这篇文章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以过来人的角度来规劝?你觉得我是为了什么呢?我从来不想自己的文章用来刻意的规劝大家,因为那个时候我也被比我大些许岁数的姐姐哥哥们所劝导,这种感觉是很烦的,我并不想让读者认为我有在烦到自己。大家都有困处,不能盲目地说差生就一定是坏学生。但如果你觉得我说的你听进去一句或者两句,我想我浪费这么多口舌所写的废话就有它的意义。曾经我的朋友问我听说你要写书了,会有人看吗?我回复他说只要有一位读者在看,在期盼后面的故事,我就会写下去。现在的文笔远远比不上初中时那么多华丽的词句,因为每过一天你都会发生改变。改变的是心境,是从原地踏步变成循序渐进地向前走向前奔跑。写到这里,其实我也不知道前面写了些什么,只是脑子里想到了什么就把它记录下来仅此而已。  好了,回归一下,刚才微微翻看了一下之前的内容。我有一个堂姐,她比我大九天,我跟她是同一个星座,是双子座。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无话不谈,我们有着相似的身世有着相似的经历。那个时候还很小,我们还不知道如何去反抗,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两个人一起钻进一个被窝里谈论着那些在现在看来依然很恶心的人性内容。或许有人看到这里会问为什么这么小就会讨论这些是真实存在的吗?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是的。至于为什么会讨论这些,因为亲身经历,因为我们彼此只有对方。其实人的记忆并不差,那是你不想忘记的都很深刻的印在你的脑海中,而那些平平无奇的却早就模棱两可。那个时候很小,我们时常鼓励对方最多的一句话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一直到小学毕业我们的关系依旧很好很好。发生转折点的是初中,我们的思想逐渐成熟,也逐渐走向了分道扬镳的分岔路口。堂姐想的是靠自己的努力读好书,用知识武装自己让别人欺负不了她,而我走上叛逆的路,这是一条不好的路。初一到初三我们都是一个班的,在我开始叛逆的时候我和她的关系越来越疏远,即使有了亲戚的关系,我们最多最多的交谈,也只会在大人们组织的饭局上。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是有一天大人们如约举办了一场饭局,饭局还未开始,我和爸妈便先到她家做客想着的饭店了就一起去餐厅。其实我是不想去做客的,因为我跟她的路不同了,怎可相为谋?在她姐姐的带领下,我来到了那个小的时候我们一起窝在被窝里无话不谈熟悉的她的房间。进门后我看到她坐在书桌前复习,她抬头微笑地看了我一眼,我也微笑地看了她一眼便在床沿坐了下来。她的姐姐带上房门似乎不愿意多打扰我们,实际上她对我们的交谈并不感兴趣,也或者说从初中开始我跟她所有的交谈,她都会告诉她的姐姐。我坐了片刻见她还在复习,她似乎也不习惯背后有一道炙热的目光,扭头看着我问道“你要不看看书?”随后手指的指书桌上的几本闲书,我也识趣的选择了一本书翻看起来,好像是本散文集。我看散文很慢,边上有人自然心静不下来。翻看了几页后我看着她若无旁人的样子心里想“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堂姐了,她已经变成了一个书呆子了” 我站在她的书桌边合上散文集,看向窗外的远方开口道“你觉得现在社会最需要的是什么?”(类似是这样的问题,具体怎样开口问的我已然记不清了)耳边依旧传来沙沙的写字声似乎并没有停笔“最需要的是有知识文化的人”双子座的本性就是辩论,听到这样讲我转过身坐在床沿看着她“不,最需要的是会赚钱的人,钱能解决世界上绝大多数问题” 她微微皱了皱眉,书写好像有被我打扰到,无奈地笑了笑说道“没有知识什么都不是,去哪都需要文凭”而后我们争辩了几句无果后便无语凝噎了。没过多久,我们就背上了各自的使命如约赴大人们的饭局。再后来我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大概一年一次,也或许是一年两次。最近一次见到她是大年夜的时候,她夸我越长越好看了,我也觉得她谈吐和以前不一样了。无意间提起我要考教师的事情,她有些许震惊,因为她上的是师范学院以后也会是一名人民教师,我想震惊大概是因为这样吧。我们交谈没有初三时那么的针锋相对,甚至还互留了微信。  好了,今天关于堂姐的故事就先写到这里吧。  2020.03.25 01:48a.m.  好吧,还没有多少人能看到这篇文章,看的都是我朋友圈过来的人,哈哈,没什么好笑的。想要告诉大家的是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只要你努力,并且努力方向是正确的,那么一定可以。  今天一觉睡到下午2:00,这也是我没有想到的。昨天晚上更新完进入知乎审核的时候跟一位朋友聊到了早上4:00。我跟她是怎么认识的呢,说起来也是蛮有缘分的一段关系。在大一军训的时候我就想搭讪她了,因为当时的我认为班级里都是一群读书读到傻的书呆子。没有人跟我志同道合,没有人拥有有趣的灵魂,但是她不一样,腿上的纹身西到了我的目光,但由于天生的羞涩内向没有向她搭讪。这也是我迄今为止蛮后悔的一件事情,要是早一点认识我们的爱恨情愁也会更久一点。  起初她在班级里并不起眼,是个蛮文静的女生。军训过后也没有关注她了,后来注意到她是她和我一样老是会旷课。这家伙,还蛮牛嘛。这个观点一直持续到大二某一天晚上,也是那个晚上我们互加了微信开始联络起来。怎么也不会想到跟她第一次说话会在酒吧里面,借着酒精和昏暗的灯光,我们的交谈还蛮顺利的。这姐们上来就夸我好看,时隔很久后她才告诉我说觉得我这个人很凶的样子,先夸我一下拉拉关系。不是真心夸的,当年的感动终究是错付了…  在酒吧认识之后我们就开始慢慢地聊天,见面碰到会微笑点头。人生若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她和我起初不是一个宿舍的,舍友是一群书呆子,即使她每天喝完酒回到宿舍后用最小的声音洗漱上床还是会被嫌弃。后来他们宿舍爆发了争执,我的宿舍里刚好有空床位,辅导员联系我说“要不然把这个女孩放到你们宿舍”我当然没有问题呀,因为她还蛮有趣的。跟舍友商量决定后她就搬到我们宿舍来了,那天晚上搬完宿舍后,还请我喝了一杯奶茶,那是我第一次喝茉沏。  我们开始共享化妆品共享衣服共享酒局,成为了关系蛮好的舍友兼朋友。比起鸽子哥的不靠谱她靠谱的多(鸽子哥也是一位朋友,后面会慢慢写到)每当我懒惰到不想出去拿外卖,不想出去拿快递的时候她都会成为我的工具人。她推给了我一个让我久久不能忘记的男孩,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对吗?恰好命运我和她相遇,我推给她了一个让她久久不能忘记的男孩,好姐妹就要互相伤害在我们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哦对不起,我还没有介绍这位舍友兼朋友的名字。她叫祥林,我亲切的喊她林。她喊我Q。为什么绰号这么奇怪呢,也是有由头的,来说一说好了。这源于在某个冬天的下午,她很懒,总是会堆积一大盆衣服再去洗,又不想用洗衣机。我们的水龙头只会放出冷水,她洗的手通红还不忘扭过头看床上的我说到“哈哈哈金妈我的手都洗红了,红的像萝卜,像极了祥林嫂” 我也跟着笑了起来,立马手机备注给她改成祥林。为什么我是Q呢,因为她看我叫她祥林,气不过也想给我来一个绰号。叫我阿庆嫂叫我阿Q,结合起来她就叫我庆Q嫂…  朋友们都叫她六日妈,叫我金妈。同系列的妈类朋友还有罗妈何妈龚妈。俗话说无图言屌,那么我们上图吧。      本来又想放更多黑照的,不想被她喷了,没办法,下次再说吧。要是看得人多的话,说不定我会放出来。所以快一点多点读者过来看我的文章啊哈哈哈。  我和林抱过同一个水池呕吐,我见识过她喝多的样子,她也见识过我喝多的样子。有一次她喝多了,手机掉到马桶里面,处变不惊的林撒完最后那泡尿,再把手机捞起来。无奈手机报废,为她贫困的生活又添了悲伤。我没跟着她一起去,因为看状态她还OK,当时酒局上又有一个很讨厌的男的,我正在跟他对刚。没有我林的生活不能自理。  后来我了解到林家庭也很复杂,从小爸妈也不管她,和我悲惨的童年差不多处境,蛮惨的。写到这里,我不禁想问大家一个月的生活费是多少呢?

[ 编辑:admin ]

  • 移动版

  • 数字报

  • 精品汇

  • 相亲会

  • 新浪官博

  • 腾讯官博

  • 晚报微信

  • 晚报微视
蚌埠门户网简介  |  公司简介  |  报纸广告  |  网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晚报发行
蚌埠门户网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1111111111号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 
地址: 楼  晚报电话:2222222222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网证 字33333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