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间谍”在俄罗斯领土被捕 两国的态度耐人寻味

 

  原标题:间谍四重奏,美俄二人转

  来源:东方网·纵相新闻

  “你弟弟不是间谍,对吗?”

  大卫·厄本看着伊丽莎白的双眼,希望从她眼神里找到准确答案。事情发生10个月后,伊丽莎白再次面对这个问题时,却沉默了。

  “……”

  时间越久,她的内心就越不确定:是啊,他有四重国籍,军事记录上还有污点,喜欢去俄罗斯,但他就真的是间谍吗?

  伊丽莎白坐在厄本的办公室里,有些不知所措。这里堆满了跟总统特朗普有关的东西,还有印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红白蓝三色帽子。厄本曾是特朗普的竞选顾问,亦是特朗普集团的说客。

  “这是我第一次接手这样的案子,我觉得一切需要时机。”厄本说道。

  让伊丽莎白和厄本头疼的事情,源于2018年12月底保罗·惠兰在俄罗斯一家豪华酒店以“间谍罪”被捕一事。随后,保罗成为了2001年后,第一个被关进莱福尔托夫(Lefortovo)监狱的美国人。

△保罗·惠兰被捕已经将近一年。图源:大西洋月刊

  事实上,几十年来,美国和俄罗斯一直在互相刺探情报,但却鲜有美国公民因在俄罗斯领土从事间谍活动被捕。至今,保罗仍在监狱中,而他的家人一直为他的事情奔波。但美俄两国的态度却耐人寻味:俄罗斯选择了延长拘留期,美国选择了避而不谈。

  外界猜测,保罗被捕或与美国关押俄罗斯枪支权利活动人士玛丽亚·布京娜一事有关。而回溯过往,保罗的命运同以往被捕的“间谍”或将没有差别,他们都是大国博弈的棋子。未来何去何从,全取决于两国关系。

  美国政界的沉默

  伊丽莎白是一位画家,说话轻声细语。在弟弟保罗没有出事前,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跟政治搭上边。

  几个月来,伊丽莎白来回跋涉,不断地将保罗的案子提交至白宫、国会乃至国务院。只要有人愿意倾听,她都不会放过机会。上个月,她终于在国会山取得了一些进展。那时,众议院通过了一项决议,呼吁俄罗斯出示拘捕保罗的证据,要不就将其释放。

  但这个进展能起到的作用是那么微乎其微,俄罗斯方面并没有任何回应。伊丽莎白觉得,很多官员在她弟弟这个案子上都显得有点不快,他们中很多人并不想过多表态。时任美国驻俄罗斯大使乔恩·亨茨曼或许是对此案最上心的一位官员。

  2019年初,在保罗被捕不久后,亨茨曼是第一个愿意提起此案的人。据《大西洋月刊》报道,亨茨曼为确保保罗能够被释放,花了不少精力。

  他曾三次前往莱福尔托夫监狱探访,希望能“平静”地解决此事。消息人士称,亨茨曼已经成功向俄罗斯政府表达了对保罗一事的高度关注,但没有引起任何激烈的社会反应。而一些对此事态度游移的官员,在亨茨曼影响下也有所坚定。密歇根州国会代表团便是众议院决议的拥护者。

  但10月初亨茨曼的辞职,给该案的解决增加了不确定性。为填补职位空白,特朗普提名了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接任美国驻俄罗斯大使,但这让保罗的案子更加麻烦。

△美国驻俄罗斯大使亨茨曼8月6日致信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提出辞职。图源:视觉中国

  目前,沙利文是弹劾总统调查的核心人物,此前曾传出他与乌克兰的一些人士关系匪浅,其提名也迟迟未能落实。而由于该职位仍是空缺状态,这意味着使馆内只有一些低级别的官员,他们不敢有任何动作。

  围绕着保罗一事,国会山是如此犹豫不决。那些接听了伊丽莎白电话的官员,无疑都会怀疑保罗的背景问题。十个月过去,“我还在回答这些问题。”伊丽莎白有些无奈。

  厄本同样不例外,在他与伊丽莎白交谈不到五分钟时,他问道“所以……你的兄弟不是间谍,对吗?”

  上周五,伊丽莎白第一次来到厄本的办公室。当厄本接触惠兰家族并且决定无偿帮助他们一家时,他就知道这一切并不容易。“这是一个人道主义问题,也无法完全与政治分开。”

  厄本的身份和同意帮忙,让伊丽莎白很安心。“我可以确定,我终于找对人了。”她充满信心地说,“以前我只是尽量找到人来倾听这件事,但现在,不到几天的时间里,厄本就可以跟很多我无法接触到的官员交谈。这些人的访问权限,我得花上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拿到。”

  在过去两个星期中,厄本已经与国务院、国防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些官员会谈。这些官员中就有伊丽莎白曾经苦苦希望能联络上的人。

  厄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让美国宣布保罗是被俄罗斯错误拘留的。与伊丽莎白会面三天后,他觉得带保罗回家这一任务就像指挥一个乐团一样,需要从两国关系的宏观层面及细微处去把握。“这非常微妙。”

  尽管困难重重,但厄本的帮助,还是让伊丽莎白焦虑的心情第一次得到缓解。“我就是来自马萨诸塞州一个小岛上的小人物,现在却卷入两国关系中,要与两国政府沟通。”在这么庞大的命题前,伊丽莎白时常觉得自己的力量很渺小,“这很艰难。”

  但是当她提到保罗,自己的弟弟时,她那失落的眼神里又立刻有了光彩。她不想放弃。上周五的早晨,那是她和厄本第一次面对面坐下,她开始向他讲述保罗所经历的事情。厄本朝她点点头:“让我们从头开始吧。”

  意外被捕

  2018年12月,寒冬时节的莫斯科,北风呼啸。

  22日,一架飞机在这冰天雪地中缓缓降落。舱门打开,保罗从机上走了下来。他自己也记不清来俄罗斯多少次了。这次,他来参加一个战友的婚礼,顺便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游玩一番,回程时间定在了明年1月6日。

  保罗对俄罗斯的热爱是众所周知的:现在他是博格华纳安全部负责人,从2007年开始,他已经数次前往俄罗斯旅游度假并且广交朋友。保罗在俄罗斯社交网络上十分活跃,他在上面与数十名俄罗斯退休军官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并毫不掩饰自己对俄罗斯文化的喜爱。

  28日一早,保罗将自己打扮了一番,早早出门。今天,他要带参加婚礼的客人参观克里姆林宫博物馆,然后晚上去参加婚礼活动。累了一天的保罗回到莫斯科大都会酒店的房间,他的朋友晚上就在这家酒店举办婚礼。

  他躺在床上,一阵敲门声吵醒了他。

  “是你呀!进来吧”此时的保罗,并未察觉到有任何异常。

  来者是他认识了十年的朋友亚琴科(IlyaYatsenko),在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工作。据保罗日后回忆,是亚琴科当时趁他不注意,将一个U盘放进了他裤子后边口袋,然后寒暄几句便若无其事地离开。

  5分钟后,FSB一群官员破门而入,将一头雾水的保罗带走了。晚上,热闹的婚礼即将开始,但战友却左等右等不见他出现。“电话一直联系不上。”朋友立马担心了,他赶紧联系保罗的家人,并向美国大使馆通报保罗失踪的情况。

  在接下来三天里,保罗没有任何消息。“我们不知道他是否死了,或者是否被黑帮俘虏,或者发生了什么事。”伊丽莎白焦虑不安,他们开始在网上搜索消息,如在搜索框里输入“在俄罗斯死去的美国人”。按下“确定”,没有保罗的消息。

  31日,新年的前一天。保罗的家人终于在新闻中得知了他的下落。FSB发表声明称,当局逮捕了保罗,理由是他涉嫌参加间谍活动。“他没死。”保罗的家人松了一口气,但随后他们必须要面对另一个问题——“该怎么办?”

  “他不可能参加间谍活动。”保罗的兄弟戴维十分肯定,他不相信熟悉俄罗斯法律的保罗,会以身犯法。

△戴维在接受BBC记者采访。图源:BBC

  保罗现年49岁,他于1994年加入海军陆战队后备队,在2004年晋升为中士。2004年和2006年,他在伊拉克服役。2008年1月的军事法庭上,他因与盗窃罪有关的指控而被定罪。保罗的“偷盗历史”和博格华纳安全部负责人的身份,让此次“间谍案”变得扑朔迷离。

  而让外界更为生疑的是他四重国籍的身份,这也让他陷入更复杂的政治旋涡中。他是四个不同国家(美国,英国,爱尔兰和加拿大)的公民,并持有护照。“四个国籍是他的出生地(加拿大)、父母的出生地(英国)、祖父母的出生地(爱尔兰)和他自己的选择(美国)”。戴维说道。

  惠兰被捕后,美国、英国、加拿大和爱尔兰相继向俄罗斯政府发出探视惠兰的申请,俄罗斯再次面对小型“西方集团”的集体压力。1月2日,2019年第一个工作日,正在出访巴西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亲自出马喊话,要求俄方立刻释放这名被拘押的美国公民。

  那时,美俄关系并不和睦。叙利亚局势、乌克兰危机、美国对俄罗斯实施多轮制裁、威胁退出《中导条约》等,使得美俄关系在过去一年走得跌跌撞撞。新年伊始,俄罗斯便主动出击,为美国送上“贺礼”。“保罗间谍案”为本就复杂的美俄博弈又加了一把火。

  而美国媒体舆论普遍认为,俄罗斯抓捕保罗,与去年7月15日,30岁的俄罗斯女子布京娜在华盛顿被拘押一事有关。

  此前,布京娜被指控涉嫌合谋渗透包括全国步枪协会(NRA)在内的美国政治机构,但她一直坚称自己无罪。布京娜去年12月认罪后,于今年10月25日被释放,次日启程返回俄罗斯。

  俄罗斯外交部指责美国的行为是蓄意的,布京娜只是被卷入了更大的地缘政治博弈中。《大西洋月刊》指出,俄罗斯给保罗的待遇,将是布京娜的翻版。

  “这只是特朗普打个电话的事情”

  “他的健康正在恶化,他也没法与会说英语的法律顾问接触。”伊丽莎白担忧地向厄本说道。从去年12月28日被捕后,保罗已经在俄罗斯的莱福尔托夫监狱待了10个月。

△保罗被关押在莫斯科的莱福尔托夫监狱中。图源:路透社

  始建于1881年的莱福尔托夫监狱是著名的克格勃关押政治犯的监狱,也是苏联拘留政治犯的地方。在这里,所有被指控的囚犯都将脱去衣服和上交私人物品,换上相同的蓝色长衣。

  头十天是囚犯们的“隔离时间”,他们被关在没有任何电视或者广播的小牢房中。监狱里没有热水。幸运的话,保罗会被关在一个新装修的牢房里,有一个马桶和一堵墙将马桶和牢房其他地方隔离开。

  保罗的生活待遇,被外界认为与布京娜的状况紧密相连。2018年12月布京娜认罪,尽管美方表示,布京娜与外界沟通没有被阻隔,她甚至在这里变得更为虔诚。但俄方还是指控美国对布京娜施加酷刑,屈打成招。

  布京娜在牢狱里的日子不好过,保罗则更是如此,他甚至无法与外界联系。FSB调查人员在监狱附近设有办公室。他们决定谁可以拜访保罗,哪个律师为他辩护,以及可以向他发送哪些书籍或其他东西。

  被捕以后,保罗的家人就再也没有与他交谈过,“我们大部分沟通都是与领事馆和律师。”伊丽莎白说道,“但时间很漫长,周转时间大约需要两三个月。”保罗的状况,直到他出庭,才为人所知。

△1月21日,保罗在法庭上。图源:法新社

  1月21日,保罗身着天蓝色衬衫和深色裤子,被锁在玻璃窗内。他表示自己并不知道U盘里有机密信息,还以为是教堂的照片。他说:“我从没看过它。直到被捕之前,我才知道有这东西。”

  但法院裁定,涉嫌间谍活动的保罗接受法庭审理前须再拘押3个月,以便调查人员继续调查。如果被判犯有间谍罪,他将面临最高20年的监禁。

  6月份,保罗再次出庭。他在金属笼子里向特朗普求救,不想再掩饰自己的悲愤:“想要‘保持美国伟大’,就必须保护它的公民,无论他们身处何处!”他自称在监狱里受到威胁和羞辱。7月1日,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馆指控俄方虐待保罗,称此前曾要求对他所处状况做评估的请求遭到了拒绝。

  上个月,布京娜被释放了,但保罗的拘留期却被再次延长两个月。

  这场揭开美俄2019年斗争的“间谍案”还在发酵。与上一位被关押在该监狱的美国人波普不同的是,前者在美俄关系领域掀起轩然大波,但保罗一事,美国似乎选择了“沉默。”

△8月23日,俄罗斯莫斯科,保罗出席法庭听证会。

  直至今日,美国尚未正式宣布保罗是被错误拘留。伊丽莎白对此感到困惑,“我的国家,你的愤怒在哪里?”因为一旦发布这项声明,政府便可以将案件交至FBI的人质救援小组,由他们在各个机构之间调配资源进行援救。

  著名评论家比尔·布劳德指出,“国务院的目标永远是不要激化矛盾,不要发生对抗或使事情陷入困境。但实际上,应对这个情况的最佳方法就是要出声,要对抗。”在布劳德看来,保罗的释放取决于一个人——特朗普。“这只是特朗普打一个电话的事情。”

  厄本或许是能让特朗普做这件事的最佳人选。与伊丽莎白见面后,次日,厄本陪同特朗普前往匹兹堡,但他告诉伊丽莎白:“我认为一切都与时机有关,我不愿向总统谈起,我希望一切能够证实之后再说。”

  无疑,保罗是否是间谍,至今没有人能准确回答。一名国务院高级官员曾告诉伊丽莎白:“现在我们对俄罗斯,乃至乌克兰的很多应对思路都有问题,导致我们很难去做出正确的政策,并收获好的结果。所以在面对美俄之间这么多难题时,很多人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事实上,自冷战以来,美俄之间的间谍案便层出不穷。无论是否为真“间谍”,这些人的命运都掌握在两国关系的手里,身不由己。

  当前,“通俄门”持续发酵,军备问题以及叙利亚问题等都导致了美俄关系不断恶化,尽管5月份时,两国都曾释放善意想要改善两国关系,但短时间难以转圜,这段关系依旧是“烫手山芋”。

  如今,保罗被捕已经将近1年,但特朗普从未提起保罗一事。保罗的家人仍在为他奔走求助。最近,在国务院参加完会议的厄本,给伊丽莎白带去了好消息:“官员们正在帮助你们制定路线。”伊丽莎白又有了信心。

[ 编辑:admin ]

  • 移动版

  • 数字报

  • 精品汇

  • 相亲会

  • 新浪官博

  • 腾讯官博

  • 晚报微信

  • 晚报微视
蚌埠门户网简介  |  公司简介  |  报纸广告  |  网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晚报发行
蚌埠门户网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1111111111号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 
地址: 楼  晚报电话:2222222222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网证 字33333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