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江情怀》(卷三十八 清白流风繁华尽 学足三余犹伴亭)|QSZX

 

本文原标题:《皖江情怀》(卷三十八 清白流风繁华尽 学足三余犹伴亭)

本网今日讯 我萦思梦寐着,凉亭的山水。我想着游伴烦言,与画卷静声。我在鄙薄与智识中领略,绿云千朵,或数片嫩荷。 这里既有溪泉奔湖而遂愿,也有人不遂愿泪成川。人生依恋,往往会沉默无言,或如珠沉脱串,或泪犹雨涟涟。我睇目傎葺,亟拾慑怀。在落寞的光彩里,我茫然着行程,而杌陧徘徊。这里有固执热情的婉然小路,困苦委屈的颓然圮圯。我在白沙帐影的无限沉思中,用温存润适着痛苦的心灵。我在杂沓纷纭,而游离的日子里,希冀着自己能安适,而宽怀快乐。我盼望着婀娜多姿,色彩斑斓;和翼翼神驰的万紫千红总是春。  凉亭东南、西南属丘陵。夏冲、蒋冲,茶洼、牧马岭等地方,水库养殖、生态农庄,蓬勃发展。东北、西北境内,有三鸦寺湖、芝麻湖,大沙河及方家湖。这里沟渠塘堰,星罗棋布。疏浚清淤后,河畅水清,灌木丛、芦苇、柳树相衬,则坡绿而水美。在这里春攀岩、夏赏荷,秋垂钓、冬品柿,是度假休闲之佳境。这里有连绵起落的群山,春晖寸草,春山如笑;淀红泻绿的湖泊,深湖疏影,碧水若玉。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  双月、四武村,有沧桑的古枫香树。叶老屋南北,原有五株古枫香树。尤以北头两株最大,南头两株次之。在世事变迁中,村北古枫香树,一株尚存至今。历经数百年沧桑,仍枝繁叶茂。其株形如伞,生机盎然。村南三株古枫香,不知何时相继砍伐,至今无存。其它村庄古枫香,较之则大为逊色。  这里还有古祠古寺,石刻古桥,古树古墓。山川水库,湖岔风景;五彩斑斓,众彩纷呈。民间传说,千古流传。张英的“清白流风”,董遇的“学足三余”,不一而足。清朝康熙时张英所题的“清白流风”,字体俊洒飘逸,落款及印章石刻清晰可辨。它是在清朝杨姓武士一处私宅遗址上发现的。据宗谱记载,这名杨姓武士系东汉名士杨震的后人,曾任皇帝侍卫,且深得重识。清朝杨姓武士故宅,早已是屋颓墙倾,门庭冷落,荒草萋萋,繁华落尽。只有房屋的中门楼、堂门楼因为是白石青砖建筑,虽历风雨,故貌依旧。张英题字,“清白流风”匾额尚存。但从留存较好的门楼、门轴石石质,上下马踏石,仍然可见当年门第显赫繁华的形迹。尤其是门楣匾额,张英的题字,给故宅主人增添了几分神秘。杨氏武士与桐城籍张英到底有何关联,已不得其考。但对杨门一族作风品行,充分褒扬是肯定的。清代桐城文风昌盛,凉亭人习武风气浓厚。古老宅第,“清白流风”,苍劲有力,清风而古韵,不断昭示着后人。  董遇“学足三余”的传说。董遇,字季直,京兆人(今陕西西安),汉末三国魏国人物。董季中(字季中,名不详)之弟,魏国著名儒宗。董遇字季直,性质讷而好学。兴平中,关中扰乱,与兄季中依将军段煨。采稆负贩,而常挟持经书,投闲习读,其兄笑之而其兄笑之而遇不改。 遇善治《老子》,为《老子》作训注。又善《左氏传》,更为作《朱墨别异》,人有从学者,遇不肯教,而云:“必当先;读百遍!”言:“读书百遍,其义自见。”从学者云:“苦渴无日。” 遇言:“当以‘三余’。”或问“三余”之意。遇言“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者时之余也。””另;董遇与凉亭乡,民间传说尚存,但或居或旅,已不得其考,存疑。  义门陈笃义堂家族与凉亭乡。义门陈笃义堂家族,属颖川派系陈叔明公后裔,是在洪武四年兵乱,始祖广陶、广唐、守法三公带祖谱和家眷沿长江逃到桐城瓦竹咀。怀宁双塘、池州洗马坑卜居,现子孙繁衍数万多人,分居於安徽安庆、池州、滁州、六安、黄山、芜湖、铜陵、宣城等,江苏南京、六合、盱眙等,浙江安吉、常山、开化等,江西浮梁、澎泽、婺源,陕西、湖南、湖北及港台和外国。一世祖:隆育、隆位、隆精、选、遵、福庆六公及祖母墓和始祖墓均葬在怀宁双塘、茶岭宝林山、桐城双店瓦竹咀。祠堂在怀宁凉亭陈家双塘。祠堂内立有各支房先祖灵位和完整的家谱。  凉亭人文明朴素,礼仪独特鲜明。聚居的沿湖丘陵,山环水绕气候温和,路石田坝点缀其间,一见而爽然。这里盛产水稻玉米,小麦棉花。名胜古迹,诗情画意。画舫情歌,桃叶梨花。人们能歌善舞,情歌酒歌黄梅调,随口唱来。拉二胡,吹口琴,敲大鼓,放鞭炮。闲情逸致,残缺昏茫,支离散漫;拈花惹草,凄艳积郁,无非是戏。直至夜阑人静,姿态奇特,低徊踟蹰而弛缓,收场唱的还是黄梅戏。我消磨岁月,走过繁华与拥挤;流连忘返的,是重温旧梦的心;孤寂的情绪,相思的情味。深院花残,明窗微尘。我在瓦砾通衢中走过,枫香古松万棵。我微倚石栏,温润在湖边。我羡纳美景,望隔溪湛水;湖埠牌铭,河畔码头。  工细清淡的凉亭手工,别饶情趣。雕刻楼塔,水榭木桥;防腐木凉亭,犹为世人所称羡。传统手工,是美术品中的野花,朴素知识中的孤落。那里有天生丽质,也有天才德容;有熠耀夕阳的尘光,也有绿莹河流的微澜。或悲隽无思,或神韵流贯。他们不是愚昧效颦,而是滋润情至。他们制作的质朴山景,走廊屏翼,简直是现实生活的微型。激烈或柔情的诗情意蕴,凉亭人都把它,藏在了手工制作里。  在眼花缭乱的红尘中,有敬重至诚的香客,他们意蕴憧憬着美好生活。古寺老僧娴静博雅,说皱折的薄纸上,就写着来世今生。可是慵逸拖沓,风化撒野;名士清骨们,依然读着千年的子曰诗云。沸腾的改革开放,唤醒了寂寞的角落,旺盛着泪水的枯颜。润泽智慧,就会快乐至性;崇拜金钱,却是毁灭的象征。孤洁无暇的凉亭,在风俗淳朴浑厚中,探幽发微,贯看落草采菱。  於树峦(1891-1958),又名乐安,凉亭乡人。幼务农,后在中药铺当学徒。辛亥革命时参加安徽省新组建的青年军,不久被选送到安徽陆军将校讲习所学习。自民国十六年(一九二七年)起,在国民革命军和安徽省民政厅任职。二十五年任临海县长。二十九年任浙江省第二区(三十七年改为一区)行政公署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直至解放。一九四九年四月下旬湖州解放前夕,於树峦顺应历史潮流,对国民党浙江省 周岩提升他为浙西行署主任、要他把部队带到天目山的命令以及蒋介石委任他为江南纵队中将司令之职,均予委婉拒绝,秘密接受地下党与之谈判的条件,率部向解放军二十八军八十三师投诚,将原专署的资财、档案、武器向人民政府移交清楚,为湖州和平解放作出了贡献。湖州市人民政府召开原国民党机关旧职人员大会,会上,於树峦受到湖州市长刘明的表扬。六月,经批准转业回原籍。方然(1919-1966),原名朱声,笔名穆海清、柏寒,凉亭乡人。一九三八年赴延安陕北公学学习。一九四零年去四川,考入成都金陵大学中文系,参加进步文艺团体,从事学生运动。一九四五年后,在重庆、南京等地参加或组织学生运动。一九五零年加入浙江省文联,任文联编审部长,后调入浙江省委统战部。一九五五年因“胡风案”被捕入狱,一九六六年被迫害致死。“文化大革命”后获平反。著述多为文艺评论。译著有《哈罗尔德的旅行》、《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  凉亭由北而南的人字路,疑人若仙,一路配置着精彩的爱怜。这里有地丁、石韦、含羞草,蝙蝠、黄鼬和香灵猫。这里早晨匆忙,午夜寂寥;我只无奈地听唱着蕴含欲望而冷漠的歌谣。这里的美景,是把春天的缠绵,带进了秋天的思念。雨后绿苔,虹气丹霞。晚烟群峰,溪涧茂林。绿荫月影,或雨雪愁云。我在涂填的宽路,更阑晨明中,不经意的走过了田地山川。鸟噪花梦,伴路一程;我流放着淡淡破碎的回忆,喧腾着谨严热炽的诗慧。  凉亭乡万顷碧波润青山,青山绿水好去处。广场、大坝、沙滩,沼池、湿地、凉亭。度假别墅,风景秀美;碧波万顷,雄伟壮观。湖水映着蓝天白云,格外清澈清爽怡人。若晴日,乘木船游艇,可以游弋水面。这里的青山绿水,沙鸥翔集;落日余辉,渔歌唱晚。湖光山色,神美韵味,将尽收眼底。  溜落催促的岁月,用清风白云,铺砌天空的富丽。舒雅的嫩枝,怒放着花蕊。静谧怡神的麦田,细语潺潺的流泉。崎岖几重山,淡泊三湖水。我的依赖眷顾,只在含笑间,看飞萤蔓草犹知年。这里姹紫嫣红,情诉浓姸,花盆宜剪。这里虚浮幻丽,神蕴甜美,还有快艇轻船。凉亭乡有隽永的石虹桥,倩丽的农庄园,还有牌楼无声待静月,凉亭惜别送杜鹃。  我日耽风雅,无念自己写下素事篇章。每援笔饰笺,辄劳悬怀,命蹇如斯,殊觉赧颜。我在此只是淡写生活旋律。我非倩人,亦无蓝本,信步观场,稍散郁滞,慨当以慷而已。

[ 编辑:admin ]

  • 移动版

  • 数字报

  • 精品汇

  • 相亲会

  • 新浪官博

  • 腾讯官博

  • 晚报微信

  • 晚报微视
蚌埠门户网简介  |  公司简介  |  报纸广告  |  网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晚报发行
蚌埠门户网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1111111111号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 
地址: 楼  晚报电话:2222222222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网证 字33333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