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日记:疫情中的流言和媒体

 

  原标题:慕尼黑日记:疫情中的流言和媒体

  自3月18日起,德国巴伐利亚州所有不提供食品药品等必需品或服务的商店、酒吧、夜店、博物馆、游泳池等全部停工,为期两周。在巴伐利亚首府慕尼黑生活工作的华人小丁开始利用这段时间写“抗疫日记”,记录下德国以及欧洲抗疫的点滴。本文是他的“慕尼黑日记”的第二篇。

  3月19日 星期四 慕尼黑 晴

  停工的第二天,早上已不用被闹钟叫醒。躺在床上盯着手机上报道武汉新增病例的一个大大的0,我忽然意识到:早上关于疫情的数据是国内昨天一天和欧洲一夜的统计,国内各地新增新冠肺炎病例逐渐清零,欧洲夜里又不会增长多少,或许以后我应该改为晚间看数据了?

  上午去超市,照样什么货都有,唯独缺厕纸,而我家只剩两卷了。昨晚德国总理默克尔针对疫情的全国电视讲话中特意提到不要听信谣言囤货。有人还煞有介事地分析为什么呼吸道传染病让德国人买光了厕纸。忽然想起一个多月前在朋友圈中看到的一篇探讨德国面对疫情很少有人信谣传谣的文章,现在只觉得可笑。我曾在西班牙做西班牙新闻五六年,来德国后又做了一年德国新闻,确实能感觉到两国媒体的不同。

  南欧人民也许是因为天气热的缘故,话多嘴杂,各种你也分不清是搞笑段子还是流言蜚语的信息充斥媒体。西班牙的华人微信群也是热热闹闹,真真假假。3月11日西班牙著名花边新闻网站cotilleo(西语意为八卦)刊出一条“大新闻”:王室感染新冠病毒。西班牙语原标题:El Coronavirus llega a la Corona。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拿corona这个既有王冠的意思,又指代西班牙王室的单词玩文字游戏。如果此消息为真,西班牙权威媒体怎会不发布,而轮到一个给人提供茶余饭后谈资的门户网站来报道?这样的玩笑也敢开,西媒真是大嘴巴无遮拦。

  另外一则广为流传的谣言长这样:

  这在一张一望可知是个声色场所的图片下,配了两种语言,先是西班牙语,意为一名妓女检测呈阳性后86个嫖客被关在一家妓院里隔离,来源是cerebrother.com。而下面的德文除了重复西语信息之外,还透露妓院在瓦伦西亚,嫖客被隔离两周,最后说“向你的老婆或雇主解释去吧”。

  查了一下cerebrother,原来是总部在西班牙海滨城市马拉加日常发布讽刺娱乐内容的网站,所以这篇内容无疑是恶搞的。由于当时刚有几千名瓦伦西亚球迷从意大利疫区看完比赛返回,这波新闻无疑蹭了不少热度,不然也不会翻译成德语。当然,估计看完这条消息大家也就一笑了之,不会有人因此而恐慌或反应过度。

  反观德国媒体则体现了德意志一贯的谨慎冷静,甚至有点放不开手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德语单词经常很长的缘故,德媒尽量选用较少的词语写新闻标题,好处是言简意赅,坏处是有时候无法传达足够信息量。比如2016年7月中旬一名17岁阿富汗少年在火车行驶到南德城市Würzburg附近时用斧子将多名乘客砍成重伤。《明镜周刊》对此事报道的题目是:

  Mann attackiert Zugreisende mit Axt - vier Schwerverletzte(有人用斧头袭击火车乘客:四人重伤)

  包含了行凶方式(用斧子)、受害对象(火车乘客)和伤情(四名重伤)。

  但西语世界最权威的EFE通讯社报道的标题则是:

  Un menor refugiado afgano hiere con un hacha a cuatro personas en un tren alemán(一名未成年男性阿富汗难民用斧头将德国火车里的四人砍伤)

  除了有上面德语标题提到的所有信息外,还包含了行凶者年龄(未成年)、身份(难民)、性别(男性)、国籍(阿富汗)等德媒题目不包含的信息。

  晚上得知了一条好消息:几周前留德华人微信群流传着一条招募中德医学翻译志愿者消息,组织民间力量将中国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翻译成德语给德国的医疗机构做参考。我看了看20多页的方案,觉得应该有参考价值,寄给了西班牙的侨领和捷克的华文报社。结果德文版、西文版相继面世,捷克那边则捎来了英文版。大疫当前,我们都在以自己的力量用不同的方式默默地为抗疫做点贡献。

[ 编辑:admin ]

  • 移动版

  • 数字报

  • 精品汇

  • 相亲会

  • 新浪官博

  • 腾讯官博

  • 晚报微信

  • 晚报微视
蚌埠门户网简介  |  公司简介  |  报纸广告  |  网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晚报发行
蚌埠门户网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1111111111号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 
地址: 楼  晚报电话:2222222222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网证 字3333333号